昨天晚上,坐在電腦前,洋洋灑灑的寫了百餘字,只為作為成年前的最終慶祝。

當時的我一直想著,「這可是極具紀念性的一篇文章,定是要用盡心力描繪的!」因此,我三番兩次的改動內容,從昨夜八點更新到十點,文章仍然有著許多空白與不明的地方。

不過最終,我還是另闢新章,從頭描起,啊……一歲之差,人往往在最意想不到的時候成熟了一點兒。

 

昨夜的那篇文我也沒刪,改成密碼形式罷了。密碼是4個數字,其實不難猜,但我在文末會在提起一次的。


我從時間近的往前推,感謝這十八年來的種種。

很感謝魚腦跟ㄅㄊ的「綠色生物」,聽說有能力吸收輻射,放在母親贈送的螢幕前剛好,不過魚腦特別強調他能擋下「輻射」。

我在猜這就是我為什麼不能衝Fallout4首波的原因……你們把我的Fallout4還來啊!

P_20151116_184646  

▲抗輻射綠色生物

▼我那被「抗走」的輻射4

156-1511092204110-L  

好啦,Just kidding,感謝兩位的禮物。

目前他就坐落在母親前天買回來的新螢幕前,母親說不能貴此輕彼,定得提出來的:

P_20151116_184728  

還有今天班長在得知我的生日後拿出來的1/3顆芭樂。

2869238633_d0e8c4ddff  

以上就是我收到的禮物了XD

其他口頭上的生日快樂我就不一一注記了,但不代表我不感謝,而是要謝的人太多了,那就……

謝謝你們。

這樣吧!


 

好啦,言歸正傳,我本來是想感性一點的。怎知感性不起來。

這不長卻也不能說短的18年,啊……可能已經佔去了我人生1/5的時日,啊……我的青春也正式告結,啊……回不去了。

簡單的感謝一下這些年來幫助我很多的人吧!

 

當然第一個是我的父母,如果不是他們,我可能是完全不同的一個人。

他們對我的栽培不少,但很大時候是讓我放手去做我想做的事,這也才讓我有機會獨立思考,並且有機會發展自己對文字的興趣。

 

我還要感謝我的老師們,國小三四年級的老師發現了我的搞笑長才,從此開始了我的演藝不歸路。

國中三年的班導影響我很深,他讓我接觸了最多的其實是半殘(恕我臨時只想到這個詞)的哲學理念,這就是很標準的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我也是在這幾年內快速累積各種辯論與口才,並且佐以詭辯,成就了我的嘴砲神功。

國中的老師我還要感謝國文老師跟英文老師,他們很大程度的影響了我未來升學與興趣。

高一的班導歐陽也是個很不錯的人,重點是她很懂我的梗,我在想她可能也是一路被人開發上來的(?)……綜藝咖。

高二的班導管得少,也鮮少出現的她,其實還是有在做事的,大概吧。

其他還有幾個老師都很不錯,但我倏地也想不太起來。存在感太低吧,像高松。

 

然後我還要感謝我的朋友們,

現在班上的各位都很NICE,大多數啦,很感謝你們對我的包容(笑),我常常做蠢事你們也只是笑笑的。

尤其感謝那個甲甲,雖然你不承認,但我們已經投票表決通過你是了,我們保證不歧視你。

我不是要說這個的,我要很感謝你請我喝了飲料,還有在我拼了命幹譙的時候把我攔下,不然我早就留下案底了……

欸,我才不是不敢,還不是你攔著我?

 

之前高一班上的大家都很好,全班都超級親切,當然啦,大多數啦。

很感謝你們願意包容更加幼稚的我,當我更頻繁的做更蠢的事的時候你們也不過笑笑而已,欸,靠北,好像不只這樣。

BTW,天兵記4與FALLOUT4同悃發售中

 

國中的同學就更別甭說啦,感謝你們三年來的種種,那些打架啦、吵架啦,喔,我其實還是曾經懷念的。

更多懷念是那些純純的愛與單純的人際,謝謝你們,不是沒有算計,只是你們的算計都明顯的我都不想吐嘈了……所以我覺得很可愛。(笑)


再來,我談談我這麼多年的「文字」。

相信各位看到這邊應該很清楚我最愛的事情之一,就是寫字了。

基本上我不敢說我是班上作文寫最好的人,但我可以肯定如果要排誰比較愛寫作文,我肯定名列前茅。

我真的很愛寫,什麼都寫,小說、散文、新詩,曾經寫過歌詞,但我發現自己對音樂的敏感度太低了。

這些年來對於文字的鑽研也讓我稍稍堆砌出了自己的文風,說不上傑出,但我認為我至少離群了,有一點點鶴立雞群了!

我雖然上了高中後,因為時間關係很少更新混蛋文學了,但我在FB仍時常發表短篇議論、抒情的散文,我也覺得這是為什麼至今我仍能夠寫出一些堪看的章句的原因。

然而,無病呻吟很快就會叫出病來……呃,不是這樣講得,無病呻吟可不能撐的了這麼多年,

這幾年來支持我一直寫作的,除了上述的家人、朋友與師長外,其實最大的動力的推手,是我的繆斯女神「們」。

 .facebook_1418227632539  

對不起,這次跟LOVELIVE的μ's無關。

繆斯女神,也是我的靈感泉源。

 

最早的一位,應該是月吧。

我還記得那次我向她相談甚歡,沒想到她卻突然離開了,我擔心驚懼,深怕自己說錯話惹怒了這位心儀的女性,為此,洋洋灑灑百餘字的道歉與懺悔文,喔,最終,喔,她只是網路斷線了。

幼稚又童趣的我。

接續著的是神秘又充滿吸引力的「貝倫」,喔,她的種種,一直都是我所追隨渴求的。但她永遠給我婉轉的距離,在那一個個寂寥的夜晚用睿智的口吻開導我。那種對於未知的渴望,或許使用「敬愛」更為妥當吧。

再來就是我最親愛的、可愛的、討喜的,另我歡欣鼓舞、心花怒放的、平分秋色的對手了,喔,林「雙雙」,如果妳還記得這個名字的話。

這麼多年了,我依舊不能忘記。我是個念舊的人,第一次總是最令人難忘,啊。抱歉,我滾。

再來是葛哥吧。啊,我不會多說的,妳討厭我多話。但我很感謝妳這麼多年來仍不忘本分的嗆我,我很感激。但抱歉了,當初的諾言沒辦法實現了。

不過妳大概不會太在乎吧,畢竟,妳也不會記得自己說過什麼話。

學妹啊學妹,學長不奢求妳什麼。只求妳多放點心在你的課業上,身為你的探路人的我就會發自內心為你感到開心了。

 

我的文章鮮少出現關於「情愛」的內容,不是我反感,亦不是我不擅長。

而是往往書寫此類題目時,我的文字往往溢滿於我的情感,形成三分心境七分字的窘境,最終淪為無端起事的瑣碎雜音,消失在繁雜的人生光陰……我可是會感到羞恥的。


 

最後,鮮少的期待。

我不對自己的未來抱什麼期待了。

 

我有一個目標,夢想,在那。

我沒有什麼打算,只要往那邁進就對了。

我只需行動,不需期待。

畢竟,行動才會前進,期待,它只是在那罷了。


 

創作者介紹

混蛋文學(停止更新:請至新站)

混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