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即將有一場風暴來襲,韋恩先生。」

「你準備好了嗎?」

 tdkr-2  

我、我還沒準備好啦……(哭)

好快,一週又即將過去。時間來到週四,我卻一直以為今天是週五了,也許是在我心中,高二升高三的暑期輔導第二週已經結束了吧。

學測離我更近了,我也慢慢意識到有一股異樣的氣氛在班上縈繞著。那似煙,似霧,壟罩著每個人。

那是壓力,是期望,是對自己的要求,是對未來的憧憬。

那是我,那是大家,那是我們共同的期待。

那是目標,那是最終一定、一定、一定要一起達成的目標。

 

話雖如此,下週就是模擬考了。今天聽說模擬考並不會列入學期成績,我鬆了一口氣。

但卻沒辦法卸下壓力,畢竟這是第二次模擬考了,已經不是第一次那種「試水溫」的心裡,而是更接近真正考試的「測試」了。

「唉。」我只能嘆息,將自己用音樂活埋。

國文老師前幾天講的故事,儘管她僅僅是為了消磨課堂的空閒而說的,還是深深的刺進了我的心中。

她說,她的女兒因為高三學測以及緊接而來的指定科目考試被迫放棄了自己的興趣,書法。因為終於考上了大學,現在正趁著暑期空閒從頭學起。

我覺得很難過,高三那年我因為基測放棄的故事,說著要完成,一轉眼又是三年,再轉眼又是一場大考。

我知道我的人生會因為這次考試而劇烈變動,說的嚴重一點,我的一生的功績與成敗皆在此一試,一個偏差,我將掉入萬劫不復的毀滅終點。

但是那些被我拋棄、遺留的故事呢?那曾經振筆疾書的雙手,那曾經千頭萬緒的腦袋,那曾經璀璨卻早已泛黃的待續。

我又會在幾個三年後扶那個摔倒在追逐夢想道路上的我呢?

「三年之後又三年,三年之後又三年,都要十年啦!老大!」

 509cab7ccffbe_zpsed54d3a0  

今天有這麼多感慨,是因為寫英文作業時配著五月天當背景音樂。

後來這背景音樂愈來愈大聲,愈來愈大聲,不是真正的音量變大,而是歌詞慢慢的在我心中迴盪,不斷地迴盪,激起一片片漣漪。

我抬起頭看著正播放到一半的歌,是〈盛夏光年〉,我將作業放到一旁,將YOUTUBE的進度條拉到最前,從頭看了一次這MV。

 

看著螢幕中的兩人,雖然我沒有經歷打架後的尋仇,至今也還沒令龍爬上臂膀,讓菸奪去健康,更甭提殺人吸毒等等。

我很確信未來的我不會讓這些進入我的生命,但我們先別提這些。

套句我剛學會的單字,GO ASTRAY,誤入歧途又是何其容易。

只要在時間、人、地點隨便一個名詞前套入「錯的」,就可以成為一場落寞的悲劇。

我看了一次便愛上了這首MV,歌詞的「我不轉彎 我不轉彎 我不轉彎 我不轉彎」更像是我的縮寫,我便是一個直來直往、單刀直入有時甚至看似十分愚蠢的人。

不論是拍攝手法、歌曲或者是最後的結局都深得我心。

那些沉淪的人,是因為沉淪而沉淪,還是因為沒得回頭而沉淪。

下面提到的謝庭鋒的〈寂寞堂口〉也是說著類似的是,詞曲也是五月天的阿信所作的,有一句「回頭也是錯 向前也是錯 所以 用力錯」,我覺得一句話便說通了這麼多人的煩惱紛亂。

有點殘忍的過火,我覺得。

 

其實我一開始是去找〈而我知道〉,畢竟明天是颱風天(期望上),所以就會想到在那首歌的MV。

後來隨著歌單播放,我聽到了上述的〈盛夏光年〉,還有其他同樣耳熟能詳的歌:

〈人生海海〉、〈九號球〉、〈聽不到〉、〈牙關〉、〈心中無別人〉、〈我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和〈笑忘歌〉。

比起歌詠愛情,我最近開始追逐著夢想的軌跡。

彷彿回應了我的心情,昨天寫的作文,篇名就是「夢」,不是每晚作的夢,而是「夢想」的夢。

因為是作文,我沒有像是在部落格上一樣寫著自己真正的心情與想法,而是隨意胡謅了一段過往與想法。

現在想想有點可惜,如果當時我透漏出了我真正的夢想,會被嘲笑嗎?

  

說到作文,今天也寫了一篇英文作文。

看圖作文,第一張圖是一個女人勞累地回到家,第二張圖是他泡再浴缸中,第三張圖則是她發現了一隻蟑螂出現在牆上,而她伸出口來拿著拖鞋,第四張圖是開放性答案。

我的答案大意是,「我(對,我)完成了一天的工作回到家,只想趕緊洗好澡上床睡覺。正當我泡在浴缸中,舒服到無法思考時,突然看見有一隻蜘蛛出現在牆上,我屏息以待,伸手拿起拖鞋,向那不速之客揮去,正中紅心,不過它卻掉進了浴缸中,我嚇的跳了起來,一個落空摔倒在地上,摔斷了腿,從此成為一個瘸子。」

呃,這個故事的發想很簡單。Cripple,瘸子。因為我幾天前才學到這個單字,所以想說一定要用一下。(笑)

 11147172_825305244255681_8725636560183721115_n

今天有一個師大特教系的學長來班上講,他先講了什麼是特教系,又講了一些特教系的日常。

「有沒有人有問題,都可以問。」

我舉起手來,羞赧地看著他,說:「呃,那個,不好意思,我想請問……」不知為何引起了笑聲,「教育大學與師範、師範、師範有什麼差別啊?」

「喔,師範大學是……」學長開始解釋,簡單來說,師範可以教小學~高中,而教大只能教國小。

「那你想教什麼啊?」學長問,「我……」我還沒回答,就有人替我回答了,「他要教幼教吧。」

「不是吧!」我說。

就這樣,各式各樣的蘿莉與幼教充斥班上,我在你們心目中都是什麼了?

我家隔壁就小學,還愁要當幼教老師才能看到蘿莉嗎!(警察:查水表囉!)

 

九點了,夜深了,我也一直被五月天的歌搞得無法專心。

剛剛播到〈三個傻瓜〉,我跟著唱了起來,然後眼淚就奪框而出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混蛋文學(停止更新:請至新站)

混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