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嚕)390元的米酒被當成25元的汽水灌下喉頭,我品嚐著夜色。

(咕嚕)我好像吃到了沒熟的肉,肚子因為工作待遇不佳而抗議著。

P_20150720_184547_HDR.jpg  

我到底在說什麼啊?!

是的是的是這樣子的,我原先並沒有打算要把第二天的故事拆成兩篇,但沒想到後來還是寫了整整三篇文章。(第四篇預備?)

唉,反正第二天已經過了一半,第三天也只玩了上午,我想這篇文章夠我寫完這個系列了吧。

(第一天:【日誌】Good to C U. ——南投閱讀活動三日遊(1) ,第二天上半天:【日誌】回到小學。   ——南投閱讀活動三日遊(2)

P_20150721_080128_HDR.jpg  

是說第二天晚上我都在玩,沒拍什麼照片。所以這些照片都是當天早上或前一天的,對不起了,把攝影工作交付給我的大家!

畢竟誰都能信,酒醉的人不能信啊哈哈哈。

一回到教堂,就看到不知何時出現在空地上的桌子和桌子上的食材。「啊!要烤肉了呢!」我心想。

視線跨過桌子看到樓梯旁的烤肉架,WOW,真是大手筆……至少有五組以上。

這可能是我出生至今烤過最大的一場肉了呢,回想上次烤肉的情形……嘖嘖,倒也是頗令人懷念的啊。

不過就現在這個狀況來看,每個人都不怕沒事做。需要有人生火、拿食材、搬椅子。

想當然爾每個人都是非常辛苦地在處理自己所負責的事情,唯獨口水貓不幹正事外,還一直在大家的腳邊遊蕩。

深怕他會被踢到(我已經踢過他兩次了),我趕緊將他抱起,帶到教堂大門前逗弄。

當大家在搬重物、清點食材、與火種奮鬥時,沒錯,我正在「逗弄」口水。

「也太爽了吧?怎麼專挑簡單輕鬆的做啊?」我知道各位心中一定有這種疑惑。

我只能回答,「別替我感到擔心,雖然大家只要負責搬重物、清點食材和與火種奮鬥這種事情,但我們也不能因為自己做的是和口水玩這種粗活而瞧不起他人。」

    

其他人或許難以想像,但與口水遊玩著實耗了我頗大心力。後來又發現他會攻擊母貓,更是讓我費盡心思阻止他。

「你這傢伙齁,乖一點,等等分肉給你吃好嗎?」(啊!我完全忘了!)

 就在幾番掙扎後,烤肉區開始傳來的人聲愈來愈大。

我拋下口水,前往烤肉區。

紹倫此時走來,問了我要去哪兒坐。

我此時才驚覺原來每個人都已經群聚在不同的架子前,紹倫問:「不然等下我們坐在建平那…」我沒聽完他的話便決定了我該去坐哪。

或者該說哪兒吸引了我的目光。

我先向紹倫展示了滿是貓毛的雙手,再向他示意,我等等想去另外那桌看看。他點點頭,表示他等等會待在建平那邊。

P_20150721_102928_HDR.jpg  

洗完手後,我走回烤肉區,走向十分鐘前吸引走我目光的烤肉架。

只見架子上又青、又白,只有青椒、洋蔥。正巧建平媽媽從身邊走過,問道:「你們這是吃素的嗎?」

他們笑著回答不是,但後來好像真的沒烤到肉。

我在一旁的樓梯坐下,問了他們能不能吃。在心中默默決定,接下來這就是我今晚的作戰位置了。

說一下這桌…沒有桌,應該是這團…呃…這…這個單位。

對,這個單位的組成。

有我、鰻魚、承軒、宥甄、倩文、佳蓁和舞神。

多們神奇、驚奇、離奇的組合,嘖嘖,好像有點糟糕。

P_20150807_072414_HDR.jpg  

不過後來一切都很和平的落幕了。

我負責拿著夾子玩弄炭火,突然驚覺這樣好像不太好,因為灰會一直飛起來。莫非這就是我鬧肚子的主因嗎!!!

雖然做了這種缺德事,但因為我身後就是食材,所以肩負著幫大家「嘿!我要吐司!」的吐司外宋的工作。

啊,一談到吐司就會想起去年的烤肉事件。(延伸:【日誌】你口中的秋天,我感受到的夏天。

所以這邊可沒有什麼「吐司」,而是「方形麵包」啊。

P_20150807_110745_HDR.jpg  

光是吃肉、吃菜,嘴裡也稍嫌無趣了,我便想到前一天在小米酒博物館買的那瓶米酒。

昨天打電話報平安時,已經一併將「我買了米酒,喝一半了。」回報了回去,得到了老媽的「別喝的爛醉!」這樣。

所以我今天可以合理的喝了!(笑)

從行囊中抽出酒,帶到烤肉區時引起了不小的喧嘩。

找到小杯子裝酒後,心想:「擒賊先擒王」。所以便抱著必死的決心倒了一杯拿去給班導。

心想只要說服他,我等等喝的爛醉都ok了對吧!

 

果然沒錯,他被我說服了。就算他拒絕也來不及了,我已經和身邊的人分了兩杯了。

不過現在得到合情合理合法(?)的支持,我可以更囂張的把拿著酒到處分發了。

說是分發,還是給了自己身邊的人罷了,畢竟我還想留些下來獨享呢。

最後到底發給了誰啊……別以為我醉了不記得,我可是記得一清二楚,下一次給各位請囉( ゚д゚)!!!

P_20150807_151740_HDR.jpg  

話雖如此,但說我醉了也不為過,因為我後來的記憶都片段片段的跳。

結束烤肉後,我們又是例行性的打牌。但因為前晚吵到了太多人,所以這次決定在我們的帳篷打牌。

為了得到更多的光線還把帳篷轉了一個方向,就在已經變成習慣的心臟病進行到第三輪時,子芸突然說了:「這邊有貓。」

聽到有貓,為筑立馬跳了起來,開始伸手準備逗弄。大家也是嘻嘻哈哈,殊不知,這是一場悲劇的開始……

現在回想起來,真的跟侏儸紀公園有的比。

隔著內帳、外帳,貓爪仍然能夠伸進來溝到人,簡直是迅猛龍第二。

他開始繞著我們的帳篷走,隨時都有可能發動攻擊。

說時遲那時快,他跳起來,指爪與帳篷摩擦發出可怕的「劈啪」聲。我趕緊起身準備「解決」他。

當時的我帶著墨鏡(別問我為何晚上帶墨鏡),自比侏儸紀公園一裡面那個被迅猛龍解決掉的保鑣。

我一出帳篷就見到他也瞪著我,我拿起紹倫的拖鞋(R.I.P.),為什麼是他的拖鞋?因為我不知道為什麼跟他換了拖鞋。

我想我真的是醉了……。

我開始又推又趕又罵又是說教,怎知他完全不為所動。聽到裡面開始了第二輪的牌局,我把他推到另一個帳篷外後就決定收工。怎知這一下不夠遠,我再坐回去他就又跳了上來,大家都嚇了一跳。我趕緊又探出身子,他就在不遠處坐了下來。

我一臉無奈走向他,從肚子抓起他,過程中他嘗試反抗,但終究不敵他老爸我的體型優勢。

我把他帶到廚房前,心想他應該會喜歡這裡吧。(欸?!)但那兒還有兩間女生的帳篷,雖然稍微有點猶豫,但他不斷扭動,我又想回去打牌,只好把他找個地方丟了,眼不見為淨。

怎知我離開,還沒回到帳篷,正準備踏進去……「碰!」一個熟悉的響聲傳來,是貓跳上帳篷的聲音。

然後我又跑回去看!

這次只看到他的貓屁股飛快的跑入教堂內,看來是有人趕在我之前趕走了他。

我就這樣一路跟著他走,沒想到他走進教堂後,又從大門走出來,躺在我們的帳篷旁。

「我的天啊,你別再亂來了好嗎?」語畢,我走進去打牌,幾分鐘內都相安無事。大概是無聊了,他又跳上來。

有人提議離開打牌,但怕會吵到人,只好上三樓昨天驗課的地方打。

P_20150720_203453_HDR.jpg  

沒想到才走到二樓就被攔截,有光、有房間,我們當然就在二樓的房間繼續戰局。

此時人變得更多了,牌局也變得更加的可怕與不可預料。

因為我們從一開始的心臟病變成吹牛又變成大老二。

吹牛就別提了吧,上家承軒根本賭魔陳金城上身,他每把我都抓,每把都抓錯。

所信我也沒丟了我師父高、高、高雄周星馳的臉,不斷地展現特異功能給他們看。

在後來大老二的牌局中,一舉奪得第一名!

哎呀哎呀,你知道把老二葫拆開打的心情是多麼的美好嗎?

「來張二!都沒有對吧?我知道。」

丟張小的牌,有人壓了,「我最喜歡看人覺得自己要贏又贏不了的感覺了。再來張二!」

又PASS,我在丟一張牌,「拉了喔,各位。」

「注意,黑桃二!謝——謝—(曾志偉音)!」

不過第二局慘敗,輸時還握著方塊三。

P_20150721_220837_NT.jpg  

晚上真的能看的到星星呢,雖然帶著墨鏡又近視,根本看不清楚,但我知道那裡是有星星的。

「陪你去看流星雨……」我唱著。「F4對吧!」紹倫接話。

「我去,你什麼年代的居然知道這個。」

有一隻鳥從樹林中飛過,我問:「那是流星嗎?不,沒什麼。我就當他是吧。」

我許了一個願,對一隻被路燈反射的鳥許了願。一個沒人知道,沒人清楚,同樣也沒人在乎的願。

呃……到底是什麼願,我真的忘了。

但我知道我是很認真、很虔誠的許下那個願。會實現嗎?誰知道,我連許了什麼願都不記得欸。

 

但我相信他會實現的。

 

畢竟人生總得有些事來平衡負面的事嘛。

大概吧。

 


 

翌晨,打掃完教會,要準備離開了。

走到廚房前,正巧遇上了他們要把貓趕走。我再次把他抱起,最後一次了。

我跟他散著步,我們聊了短短三分鐘的天,他只說了兩句話。

「喵。喵。」

「是嗎?」

「到這就好了。」

「聽話。」

「再見了。」

「再見。」

「再見了。」

「再見、再見了。」

如果當初許的願是再見,該有多好呢?

有多少人說過再見,卻再也不曾見面呢。

因為地理隔絕、因為時間久遠、因為感情變遷、因為生死分隔,到底有成千上百萬的理由能阻隔兩個人再見,宛若恆河沙數。

但相見的原因,永遠都只有一個,一定只有一個,絕對只有一個——我只希望看到你過的比我好。

不論什麼時候,我都期望能看到的,不論什麼時候。

P_20150722_084143_HDR.jpg  

再見了,春陽。再見了,暑假。再見,再見,再見,再見,再見,再見,再見。

在心中默默向所有人告別,靠著窗,我彷彿得到了什麼無形的加持。

我想是信仰吧,只是我想而已。

 

後來我們先去了台大實驗林,幾年前來過,在裡面我又再次罷了攝影師的工作。反倒成為大家拍照的對象。

P_20150722_093736_HDR.jpg  

望向成片的花、草,總是會令我心中油然升起做蠢事的衝動。

手上拿著剛買來的可口可樂,「我討厭聽你放的音樂!」

「我討厭你的自以為是!」

「我討厭你把我當小孩!」

「我討厭我喜歡你!」

為什麼打在螢幕上會有這麼強烈的羞恥感,當初我卻能夠豪不在乎的喊出來呢,我想我肯定是醉了。

P_20150722_065646_HDR.jpg  

就這樣吧。接下來的事,我也不記得了。

就這樣吧,哈哈哈。


 

特別收錄:

Q1:你們這三天住哪啊?

A2:大家睡房間裡,我們睡帳篷裡。

 

Q2:帳篷睡起來如何?

A2:被兩個男人夾在中間的感覺,翻身時會面對面,所以我一直把自己往下縮,後來發現自己卡在床墊與睡袋間,一整晚幾乎是睡在地板上渡過的。發現地板又不是平的,有凹凸起伏,覺得自己三個位置能睡偏偏睡到床王。

 

Q3:為什麼第三天的行程都不說了?

A3:因為我真的想不起來了XD,而且我是「慣性虎頭蛇尾症候群」患者。再說第三天都是跟大家走走看看買買之類的行程,跟各位講這些似乎有點灌水之嫌。 啊,我有看到一個小金髮蘿啦!(FBI就是他!!!)

 

Q4:整趟旅程完最想跟誰說什麼?

A4:「我討厭我喜歡你!」……對不起,不是這句。應該是「對不起」和「謝謝」,一趟旅程下來添了很多人麻煩,也有意無意給很多人製造了負擔,所以我應該要向那些被我困擾的人說聲「對不起」,也向他們願意容忍到現在說聲「謝謝」。

 

Q5:最後……在車上又唱了?

A5:又唱了。

 

 

謝謝大家!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混蛋文學(停止更新:請至新站)

混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