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用「回到」,有點怪,畢竟不是我的小學。

但進到仁愛國小的瞬間,我有種自己又年輕了(?)又變成國小生的錯覺。

P_20150721_080137_HDR.jpg  

(上一篇:【日誌】Good to C U.

從教堂走到仁愛國小,我自己預估大概有半個小時的路程。

附近的太太推著小孩出來時正巧遇到我們準備出發,就問了我們的來歷、行程與目的。

在一五一十全盤脫出後,她笑著說:「那邊很快啦!開車大概三分鐘就到了,走路大概十多分鐘吧!」

後來我們完完全全被騙了啊。(笑)

如地圖所示,我們大概是從天主堂(大頭針位置)走到了莫那魯道紀念碑那邊。

完全不是太太說的「十分鐘」,而是走+跑還要三十分鐘!

莫非是當地的太太早已練就將百米融入行走的超能力了?

或者真像我們當時說的,「去國小就是要泛舟啊,不然要幹嘛?」

直接從天主堂往外衝,泛舟掉到碧潭,再因為牛頓第三運動定律從碧潭底衝到仁愛國小裡面!(屁啦XD

P_20150721_173132_HDR.jpg  

走路手晃拍的照片,但大家很明顯可以看到後面的山有多高XDDD

碧潭剛好夾在兩座山中間,左邊是天主堂,右邊也是圖片裡面出現的則是霧社的仁愛國小的那邊。

就這樣走了將近半小時,路上巧遇了好幾條狗,有一條毛色類似哈士奇,但疑似混種過的狗出現。

「嗨!」我說完,狗就消失在人群中了。

又走了幾步路後,「怎麼這裡又有狗。」紹倫問道。

「屁啦!這是同一隻好不好!」那隻狗不知道怎樣超捷徑居然可以出現在我們面前,果然這裡是她的地盤。

P_20150721_085106_HDR.jpg  

這次的活動是「閱讀活動」,但除了第一天晚上的驗課外,我一整個很狀況外。

反觀跟我Partner的湯匙姐就非常幹練的肩負監督與指導,還幫忙攝影。

等等,好像裡面有兩個工作都跟我重疊了,真是辛苦她了QQ。

終於到達仁愛國小,在班長建平帶領大家熟悉地形的同時,我被交付了替大家點名的工作。

但後來不知為何我又將工作丟給湯匙,跑去走走拍拍,就在同時我驚覺……

「大変!我好像忘了什麼です!」

啊啊啊!!!是我拿來發給小朋友的獎品忘了帶啊!!!

於是我趕緊跑去找了建平求救,建平義不容辭地為我打電話給他的爸爸,由他爸爸將我送回教堂,再送回國小。

在此鄭重地向建平和建平爸爸說聲感謝,如果不是他們我還不知道該怎麼辦。QQ

 

至於獎品就是下面這個小王子的髮夾。

26186  

很可愛對吧!這是我媽親手做的呢!雖然最後沒送給小朋友,但在班上的女生中產生了一股旋風。

另一股旋風好像也是我帶起的,就是傳說中的張宇小王子帶來的〈單戀一枝花〉:「你應該大聲說掰掰!」

回到正題,這個髮夾和我們說的故事也有關,就是法國作家安東尼的《小王子》。

也是為了這次活動才特別把買了兩年多的小王子翻出來讀完,真是個意義深遠的故事啊。

故事不長,但著實讓我在看完後沉思了許久。

真希望能把這個故事的美好帶給小朋友……

P_20150721_101603_HDR.jpg  

大多數時候都是天不從人願的。就跟我的相機最後拍出來一大堆糟糕照片一樣。

講課之前就已經問題連連,先是投影機打不開,換了教室才成功。

見到湯匙姐十分緊張的樣子,我也幫不上什麼忙,套句出發前高中警衛輝哥說的話:「你也真的很混嘛,水昆兄。」

拜託,我誰?我「混」蛋啊。

後來小朋友們結束團康活動到了教室這邊,等大家都坐定我才驚覺居然只有12人!

與原先預期的人數有著一段落差,聽說是因為發了報名表與現在時間差太久,大家都忘了。很多人都出門玩去了。

也罷,人愈少我愈不會緊張。

P_20150721_102233_HDR.jpg  

話雖如此,我還是頻頻看稿,索性他們不能從我的墨鏡中讀出我的緊張,這也是最令我感到安慰的地方了。

不過他們似乎不太買帳我們的故事,我覺得我的待遇算好了,一來我有我過往的經驗,所以有心理準備。(我從小就討厭講師,只要有人對我講課我都要拚命吐槽他)

二來我很容易滿足於小事,是個無時無刻在發現小確幸的人。我後來替這種心境取了名字,用我們地理老師的名字命名,即「我要退休了,你們愛聽不聽都沒關係了啦!」好像不太道德齁……

不過其他人似乎還沒到法定退休年齡,多多少少對小朋友失控的情況有些怨言。

建平說:「這邊的小朋友就這樣啊!」

「你應該先跟我們說好讓我們有心裡準備的。」

「我怎麼知道你們都市小朋友的童年是怎樣?」

我在一旁默默不說話,因為我雖然是個半都市小孩,但我的童年同樣是對著弘光啦、僑光啦之類的大學生沒大沒小過來的QQ

國小當時都不會把他們當作教我東西的人,而是大玩伴才對。當初我參加的營隊是講反毒反菸酒的,但誰知道後來學了什麼?我們都是在玩罷了。

我們這次的活動又比較靜態,除了高年級坐的住、低年級人數少好壓制(?),中年級就很「失控」。

一群高中生完全被一群3、4年級牽走了TEMPO,是因為我們是二年級,他們是三、四年級的關係嗎?XD

 P_20150721_102048_HDR.jpg  

 當時有個人跟我說,裡面有個帶眼鏡的小孩很會罵髒話,她快受不了了。

我是沒聽到,也不知道孩子的資質到哪(?!),我自認對髒話與小孩承受能力都很高。

後來有個女孩纏著我要我說故事給他聽,她說:「你要講10個故事,唱一首歌,不然我們就潑你水!」

「真的假的?玩這們狠?好,我來說一個故事給你聽……」

之後我講了一個道路三寶的故事,我們幾個高中生笑的很嗨,她卻聽得有點霧煞煞。

「不管,你還欠我九個。」

我又講了一個KTV+東海+都會公園的故事。

「你還欠我八個!還有一首歌!」

「等等,那故事那麼長要算三個啦。」

「不管!」

「好,那欠著。」

然後我就欠到現在了,對不起她,如果她後來想到這件事了,我期望未來某天能遇到妳,我會把妳當天對我說的話編成一個故事告訴妳的。

後來我在走廊遇到了那個帶著眼鏡的小孩,他說:「謝謝你!」

「嗯?謝什麼?」當時我還在想著,我還以為他會說幾句髒話的。

「謝謝你講故事給我們聽。」

「不用謝我啦,你應該謝謝他們,他們比我辛苦多了。」

那孩子靦腆的笑了,然後就走了。

 P_20150721_132721_HDR.jpg

 

時間來到午後,大家來到禮堂集合吃便當。

這也是我們結束了課程的信號,接下來還有一場成發。

老實說我很好奇他們懂不懂成發這個詞,我也是到高中才知道成發的啊。

怎麼知道禮堂玩具多的咧。

有跳床、投籃機、投球的九宮格,和一個不知道名稱,但可以套在身上互相撞,或者是躺在裡面旋轉的呃…套子?

我們一群人也瞬間變得幼稚(還是只有我?),跑去玩起了投籃機和九宮格。

後來小朋友見著了,也跑來玩,當然我們必須裡讓給他們,所以我就變成了小孩投球時的撿球員了。

「快去吃午餐啦!」午餐的便當來了,有的小朋友還是想玩,卻被大哥哥大姊姊們趕著去吃飯。

午餐結束後,我都還沒消化完,這些小孩又重拾活力開始追趕跑跳碰了。

就這樣不知道玩了多久,高年級開始成發,就是跳了一段賽德克的舞蹈。

當時我的心情是什麼呢?我已經忘了,但應該是很複雜吧。

沒想到他們成發完後居然是我們上場,班導看著我示意我上台,怎麼?奇裝異服也錯了嗎!(牛仔帽+墨鏡,對不起)

「我們這次的活動是閱讀,所以我要跳的是一首關於『童話』的歌!」傑倫說道。

   

不是這首歌XD,可能是青愛社編得歌吧,反正我也不在乎,開心就好。

跳完之後卻也不會冒汗,畢竟山上的氣溫比較低,雖然一整天都頂著太陽,我仍感覺到微風吹來時的涼意。

在開心的結束課程與成發後,我們終於到了最後的階段——「大聲說掰掰~♪」(不是)

大家圍在一起,老師問:「你們印象最深的、最喜歡的是什麼?」

「小王子的奇幻旅程!」身旁的小男孩說道。「真的假的?」我說道,「你眼光真好!」

我對他欣慰一笑,他則是說:「你的帽子可以給我帶嗎?」蛤?我有拒絕的能力嗎?

「帥欸。」我說,他也笑了。

P_20150721_141309_HDR.jpg  

就在最後頒獎,互相贈送禮物之後。活動也結束了,我們可能一輩子就這麼錯身而過了。

這就是過客吧。

套句我曾說過的話,三年的高中都在轉瞬間步入最終章,三天的旅程又是多麼的一回首已成往事,而這三天旅程其中半天的短短相處,又是多麼的……霎那即成永恆。

欸?我有沒有說錯?永恆?

就在大多數人都走光的時候,當時那個跟我搶球投的小孩、同時也是剛剛帶我帽子的那個小孩,衝像我跳了起來。

 

然後是一個短暫的擁抱與告別。

 

當下我覺得這一趟旅程的目的達到了,我不會忘記這一刻。

絕對,絕對,絕對,不能忘喔。

我要把這故事牢牢記住,畢竟我還欠那小女孩八個故事呢。

P_20150721_101846_HDR.jpg  

回去之前,建平的老師同時也是主任的高老師給我們上了霧社的歷史。

同時推薦我們在離開之前先到國小對面的紀念碑走走。

我聽著聽著,有很多是我們能在歷史課聽到的。但有更多是真正生活在這片土地過的人才能知道的。

這讓我想起小王子中的地理學家,如果只是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前,若無眼見就不能為憑呢。

上完課,大家也累了。一股睡意襲來,我雙眼一閉,往後倒,倒在三十分鐘前有人奔跑過的地板上,拿帽子蓋住臉,雙手環抱,睡著了。

P_20150721_081953_HDR.jpg  

再醒來時只見舞神真的是舞神,我一睜開眼就見到他兩隻腳在我面前踱步。不過他是躺著的。

等我搖搖頭,看清了眼前的一切後,發覺他其實是躺在地上、帶著墨鏡和耳機,正在跳著舞。

啊,我想起來了,在睡前為筑姐好像有跟他說過要跳舞去其他地方跳,因為大家要睡覺……我的記憶慢慢湧現,心中有一股憤怒湧上,望向在我面前跳著舞的人……的神。

「嘿,紹倫,你有見過在陸地溺水的人嗎?」我問道。

「什麼意思……喔,靠腰,你很缺德欸。」

「妨礙我睡眠的人這樣剛好啦,哼!」語畢,拖著行囊和帽子,找到遠處的課桌椅坐下開始繼續睡。

沒想到才剛倒下沒多久,高老師就跟大家說有西瓜可以吃,啊…沒辦法,是西瓜嘛。

 

之後又歷經了同樣半小時的路程才走回教會,但心境上卻比早晨來的輕快多了,一邊聊著天一邊走回去,我想快樂程度跟去程是無法比擬的。

一路唱著同樣的幾首歌(對,我們為了要唱什麼聊得時間都比唱的歌長),一些無關緊要的小事,一群人打屁聊天最終還是到了教堂。

 

本來以為一天一篇已經很足夠,沒想到第二天居然長到要分成二篇寫,我的天啊!

(第一天行程,上一篇:【日誌】Good to C U.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混蛋文學(停止更新:請至新站)

混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