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續上文,這篇文是這兩週系列文(?)的第二篇文,本篇將有:
  1. 連恩尼.尚
  2. 全面啟動(Inception)
  3. 開學新氣象
  4. 年少時代(Boyhood)
 叮,各位看官——準備接招!
連恩尼.尚
說到這個連恩尼遜,目前最為人所熟知的就是《即刻救援》系列中殺人無數的地表最強老爸了。
若你不是只隨著台灣媒體起舞,你會知道他其實在史蒂芬.史匹伯導演的《辛得勒的名單》中就嶄露頭角,也拍過許多為人熟悉的電影……
近期的電影有再度拯救兒女的《一夜狂奔(RUN ALL NIGHT)》,
以及馬丁史柯西斯導演的《沉默》。(根據小道消息:日前說他已達花蓮的消息似乎是假的)
(▲連恩尼遜在新片《一夜狂奔》扮演拯救兒子在所不惜的殺人魔父親)

雖然前面說了,有一部分人平時很少接觸電影,只靠著腥聞媒體的結果就是對他唯一的認知只有「地表最強老爸」而已;但身為一位電影資歷小學生的我,不免俗的也是從這部片開始認識他的……Orz
不過唯一一點點值得自豪的,我是在新聞報導前就在關注他了,我才不是跟風廚(笑)。

好像是寒假開始前的英文課,因為上到了《悲慘世界》,不免俗的提到了悲慘世界的電影。
老師給我們看了《悲》(1998版本,連恩.尼遜飾演尚.萬強)的片段,這讓我產生了一個有趣的想像……

有看過悲慘世界的人都知道,男主角尚.萬強的悲慘際遇。但為了某些無暇觀賞雨果作品的忙碌現代人,我還是簡單的說明悲慘世界的故事:

悲慘世界故事設定在法國大革命,男主角尚.萬強偷了麵包而入獄,出獄後遭遇了一大堆事情最終成為市長,而警察賈維卻仍然對他窮追不捨,你問我為什麼出獄了還要窮追不捨?誰知道?賈維是病嬌而且暗戀尚.萬強吧。
回歸正題,當上市長的尚.萬強體貼愛民,卻不小心讓女工芳婷領便當,為了不讓她白白犧牲所以尚收養了她的女兒——柯賽特。然後柯賽特長大愛上了革命青年馬 力歐(不是義大利水管工喔),最後一堆人死了,馬力歐差點死但被尚.萬強救了,途中遭遇賈維,賈維決定放過他們讓他們走,自己卻因為想了想「我最深愛的人 傷我卻是最深」在「流浪到淡水」的時候,就這麼投河自盡了。然後馬力歐跟柯賽特在一起,然後前面沒有提及卻出現過得三角戀的另一人也死了這樣。
故事到革命成功後結束了,但是在畫面之外,一個帶著斗篷的男人正站在屋簷上,搜尋著稻草堆……

這就是刺客教……《悲慘世界》的故事。
為了讓各位方便理解,我把重點標出來了。(那後面七、八行都是做什麼的啊?!)

讓我們回到我的問題上,既然尚.萬強換了身份重新做人甚至當上市長都能被賈維察覺,那麼前些日子他到底是怎麼隱姓埋名的?
我是這麼認為的:
「因為尚.萬強在入獄前曾經做過CIA的探員,於是擁有超強格鬥能力、聽聲辨位能力、隨意幹走別人計程車能力等等……。
所以全巴黎的警察都拿尚.萬強毫無辦法。全城警備為了追捕尚.萬強而出動,尚.萬強卻巧妙的將其引入巴黎的地底迷宮,並將其引爆。(這就是電影《忐忑》中巴黎地下墓園的由來)
這一炸,死的死,傷的傷。巴黎警方再也無法捉拿尚.萬強。直到巴黎警方擄獲了他的妻子,為了拯救妻子的尚.萬強自投羅網被警方綁在一間倉庫裡。他卻能夠靠著超時代的手榴彈再次逃脫,可謂空前絕後,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這件事後來在幾百年後,化名連恩.尼遜所主演的電影《即刻救援》中的一句台詞得到印證:
『如果有必要的話,我連艾菲爾鐵塔都可以拆掉!』
連恩尼.尚果然名不虛傳。」

(以上捏他:悲慘世界(1998版本)、超級馬力歐、張惠妹經典歌曲、金門王經典歌曲、刺客教條、即刻救援、黑暗騎士:黎明崛起、忐忑、即刻救援2。
連恩尼.尚是之前看誠實預告/電影老實說《即刻救援》中對他名字的惡搞(連恩.尼桑)而來。

真正的悲慘世界非常好看也很感人,別理混蛋胡言亂語,那絕對是值得一看的電影/小說)

=====我=是=分=隔=線=====
全面啟動(Inception)
為何特地將英文寫出,因為這個單字我時常將p遺忘。
為求長久記得,所以特別打了出來……這可是我希望久久不要遺忘的單字。
inception  /ɪns'ɛpʃən/
起初,獲得學位
即便事隔多年,人們每過陣子就得討論一下這顆陀螺到底停了沒?
這次我就不再老調重彈,畢竟我無法……
套句台詞「剖開諾蘭的大腦,看看裡面到底裝了些什麼。」(捏他《控制》)
所以今天我也不想講這些,只是單純的抒發些感情,所用之詞也是一些下里巴人的粗淺詞彙,沒什麼參考價值,看官就自個兒看著玩吧。
 
記得初二又重看了一次《全面啟動》,本片只要重播我一定會看,喜愛程度……或者說是永遠不膩的程度直逼《唐伯虎點秋香》或《賭俠》之類的港片。
 
看到最後這個片段,我第一次——說來慚愧,數次中唯一一次——感到淚珠奪去了雙眼,不過礙於過年,親朋又都在場,強忍著淚水直到最後的劇組名單跑完。
碰巧(水管總是知道我的喜好)在水管的首頁看到了全面啟動的經典配樂「TIME」,所以又連到了這個影片。
有兩個片段真的讓我全身起雞母皮,久久不能自己。
其一是當柯伯對渡邊謙說:「還記得我們要一起再年輕一次嗎?」
當時的渡邊謙早已迷失於靈薄(LIMBO,台譯地獄邊緣)數十年,從一名充滿韻味的大叔變成頭髮稀疏的耆老,他這麼多年都一直在等著柯伯……
當他說起:「我記得一個跟你很像的人,在很久很久以前的夢中……」
因為先前目睹了渡邊謙的死,所以我們很自然而然的知道他會認為柯伯面善,是出自於他們真的曾經見過面。
那麼我們生活中,那些「似曾相似」又該如何解釋?
這就不能不提,這些日子國文老師借給我們的《微塵眾》中蔣勳老師所提到的賈寶玉一生在中國世人間看似亂倫的譜系,其實是早已在出生前就註定的姻緣的譜系。
那些讓我們感到熟悉、懷念,甚至淡淡哀愁的,難道是靈魂中不可抹煞的附加物嗎?
這又讓我想起了那句經典的詩詞:「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同枕眠。」
緣啊!
 
其二,是當柯伯醒了(真的嗎?)畫面轉到海關,當海關人員看了看他的護照,再說出「歡迎回家,柯伯先生。」
這裡的配樂真是妙極了,先是越來越低、越來越細微,讓觀眾的心隨著柯伯一同上了懸崖,彷彿只要一個輕觸就會掉落萬丈深淵,而又在驚神達到緊繃的瞬間,
「砰」的一聲,圖章蓋上,觀眾也得到解脫,配樂的音量也隨之增加,有別於之前的細微,反倒有著一種「啊~終於」的舒暢感,
然而,號稱神導的諾蘭與配合度極佳的漢斯.季默可沒這麼好心,就在人們的心被柯伯和孩子們的團聚而融化時,
配樂卻悄悄的、默默的再度變得細微、尖銳,最後當畫面終於停滯在陀螺上時……
 
停止。
 
自從我發覺,對於一個藝術家,有建設性的批評帶來的敬意遠大於毫無頭緒的吹捧時,我就不再視諾蘭為唯一的真理。
《全面啟動》,我不會說他是神作,不會說沒看過他就別說你看過電影。
但我會推薦你去看,但我會告訴你,他在我心中……一向都很有份量。
後談:
依我推測應該是諾蘭粉的國中班導難得留言給我(果真諾蘭粉),問道:
「所以你是睡著 還是醒著?」
我想我現在的情況是度辜(打瞌睡),時睡時醒的。
「度辜是哪一層?」
上課與非上課,地獄與天堂的差別。
=====我=是=分=隔=線=====
開學新氣象
老實說,我身為荒野中的一匹(九乘九之)狼。
自然是隨風而來,隨風而去,不帶走一片雲彩的瀟灑。
老實說我與朋友的相處模式都挺怪的。
不外乎就是——
互不相識→聊上天→開玩笑(一般的笑話)→繼續聊上天→開玩笑(人身攻擊)→好朋友
                   →沒有再多聊→「呵呵呵,你好幽默」
真正的友誼都是建立在法律邊緣的。
倏然回首,發現「我的朋友很少」是真的!
讓我回想國小較好的朋友,呃……四個。整整六年就四個,而今都不在聯絡。
國中呢?三個。不過難得的是有兩個是女的,果然一起奮鬥就會培養出感情。(基☆測戰士)
高一,高一真的好到莫名其妙。全班男生十四個,我跟十二個幾乎是天天混在一起的。
不過一來大家剛入學,來自四面八方人生地不熟自然會團結。二來大家其實是一個比較大的小團體,
每個人單獨交往(不是那種!你們這些腐女!)的機會也不多,至今大概只有四人會時常往來。
高二呢?上學期頗為孤僻的我(就像以前上分組班一樣),學期初大家都不小心走上了第二條路。
唯獨殺出重圍的某鰻,一直不斷的攻擊我的私有領域,導致我自暴自棄變成搞笑咖。
不過也是這個原因,學期末跟某倫也變成了朋友。一來是因為某倫太宅了,又是PTT魯蛇,為求開化他只好不斷的替他灌輸「萬物即迪克」的理論。
呃,如果你聽不懂我在說什麼。我只想表達,我跟他變成朋友了,大概吧。
上學期就在兩個朋友以及一大堆人都認為「呵呵呵,你這人真好笑」結束了。
一開學就換位置,我也只能離開某倫,但這魯蛇之交不會斷啊嘶。
最後位置落在Tokui.德井桑的旁邊,德井就是之前與我跳舞結伴的那位同學。
我不喜歡把同學的本名寫出來,因為有人無聊搜尋時會找到我(#),而且人們可以從我的朋友定位到我。
總而言之,我換到了他旁邊而且跟他變成朋友,原因我也不知道XD
但我知道的是這幾天我們一直狂笑,而且笑得內容通常很沒品,很Racism。
起因於我們兩個都有看脫口秀的興趣,從凱文.哈特到路易.CK、大衛.查普爾、TK等等……
  
會聊到脫口秀的原因是我們的班導要我們分享短片,我向他說我打算分享David So評論一個黑人小子想成為超級賽亞人的故事。
(後來德井用這件事攻擊我:「自從那個黑人想變成超級賽亞人,你就開始歧視他們了。」)
回到正題,我沒有種族歧視。(大前提)
我們多番討論也得出了結論,白人的脫口秀以嘲笑全部的人為主,亞洲人與黑人卻已嘲笑自己為主。
同樣身為亞洲人的我不免對黑人產生了一種投射,所以當我們說著黑人的笑話,我們不是種族歧視……我們只是自嘲。
我知道這段話頗有爭議,或許有人認為種族歧視就是不對,這也是非常正確的。
我還是得再次宣導,不管是不是帶有惡意,種族歧視都不是一個值得效法的行為,除非你歧視的對象是萬惡的資本主義美國佬!(欸!)
=====我=是=分=隔=島=====
年少時代(Boyhood)
因為得到了同學送的招待券,於是協同我老母一起去看了年少時代。
正如上篇文中提及的,《年》一片獲得了美國影視學院獎的最佳女配角獎,在我看來真的是「最」有應得。
本片描述主角梅森從小孩成長到大學的過程,沒錯——的過程!
導演花了十二年拍完這部片,我們可以完整的見證這群人12年來的成長歷程。
雖然說劇情還滿普通的,就是梅森搬家、繼父、女朋友、離開家之類的故事。
就像誠實預告/電影老實說裡面所講的,「如果這部片只花了幾個月就拍完,那他只會是部大爛片!」我先對這件事持有保留態度,因為我看到這部12年的結晶是頗討人喜歡的。
 
為了不釣人胃口,我先打了分數:
8/10
我覺得他就像是新版的、少年版的阿甘正傳,橫跨了一段時間並巧妙的將他們帶入了兩個小時的電影中。
舉例來說,歐巴馬選總統(2008)或者梅森父親對恐怖份子的評論。
身為17歲青年,2002電影開拍時我才五歲,主角梅森也才六歲(實際演員為八歲),我們其實年紀相仿。
然後我媽也說我們兩個很多行為很像,我改天要再重看一次。
(未完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混蛋文學(停止更新:請至新站)

混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