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這樣說起來頗為中二,也覺得自己最近開口不離《華爾街之狼》有點煩躁。
但誰都別想抗拒上流怪胎,誰也別想!

事情是這樣的。 
時間是16:03,放學前兩分鐘。
我正準備起身收考卷,左腳卻傳來一股劇烈的刺痛,迫使我又坐了回去,更正確的說,是「彈」回座位。
 

我呆做了兩秒,其實也不太呆,我的嘴裡唸唸有詞:「天殺的,怪怪。」
然後我再試了一次,又是一樣的情況。
只好先將右腳伸直,繞了一個半圓再爬起來。
不出所料的,這趟收考卷之行困難重重。
跛腳收考卷,讓我覺得我就像在夜市賣口香糖的大叔一樣。
尤其是其他人都沒有注意到我跛腳了,這更讓我覺得我像口香糖販子。

我坐回位子,繼續抱怨道:「天殺的,怎麼回事?」
「怎麼了?」阿倫問。
「沒、沒怎樣,我的腳突然痛了起來。天殺的!」

我開始陷入沉思,從左腳蔓延上來的疼痛,不就和《華爾街之狼》男主角喬登.貝爾福一樣嗎?哈哈,這真是神奇的體驗。
會這麼想,也許是因為我最近著迷似的搜索著我和這位傳奇人物的共通點。
突然,另一個聲音打斷我:「你不覺得這麼想有點蠢嗎?」
我越想越是害羞,一邊臉紅,一邊測試哪個姿勢比較痛。

打鐘了,是時候回家了!
沒想到才剛下樓梯,右腳也跟著痛了起來…Sh*t!
我不知道我有沒有在樓梯間罵出來,但我確定我在心中罵了不下五十句,每下一階就一句。
然後我跛著腳,搭上了公車……。

然後我撇開了幼稚的幻想,認真思考是什麼讓刀槍不入的九乘九之狼感到如此難堪?
是什麼讓無敵的九乘九之狼變得狼狽不堪?
哈哈,「狼」狽不堪。

喔,我想到了……

 哪是放學前兩節的事,體育課。
老師不知道說了些什麼,當我意識過來時,我們已經散開,準備玩遊戲了。
他說這是「田徑練習,但很像團康遊戲。你可以輕鬆點來玩。」
喔,有趣的遊戲。
「規則是……」今天沒帶他招牌紅帽子的體育老師開始說明規則。
然後偉大的團康遊戲長傑倫補充說:「這就是細胞分裂啊!」
 在這邊貼上規則

細胞分裂

大家一塊分組,每一組可隨便站,只是同一組要站一條直線

(3~4人一組)

再來派1人當鬼,再請1人當人"被抓的"


剛開始鬼要去抓"被抓的"

"被抓的"要跑到隨便一組的一端,"被抓的"跑去的那一組的另一端就要離開那組

再跑去別組的其中一端,另一端要繼續跑出去

反正每組人數都還是維持一樣的數字

只要這端有人跑近來,另一端就要有人跑出去

鬼就要抓那再跑的人~~節錄自《"可親的"遊戲-細胞分裂

簡單來說就是這種感覺吧!
這也太簡單了吧!我一邊環顧四周,一邊想著。
就在此時,體育老師說話了:「好,你們後退到距離跑到一步!」

然後我們離最近的組至少五大步,我開始小小的擔心了起來。
不得不說,我的表現還是不錯的。
但加速、急轉彎、急煞,還是給我的腳帶來了很大的傷害。
有數次我覺得我都要把自己的腳扭斷了,我的天啊!

但我最敬佩的還是舞神,一個人自己跑得爽的咧!
全部的人都在喊:「欸!換人啊!」
舞神就是舞神,根本不鳥其他人。
我猜當時他心想:「老子才不鳥你們,受不了你們就上來打我啊!」不得不承認,當時應該滿多人想衝上前的。

數分鐘後,遊戲結束。我的心跳還是維持在一分鐘一百二十上下。(我猜)
正當我開始盤算該麼渡過接下來的體育課,一邊緩和自己的呼吸時……「要不要再來玩?」小明問道。
「好啊。」我沒想就答應了!我沒想就答應了!我沒想就答應了!因為太沒想所以說三次!!!

後果各位也猜到了,再一次當鬼的過程當中,連續繞著排球場少說跑了五圈——加速、加速、急煞、加速、急轉彎!
我的腳就變成現在這樣了。

我去你的咧!

 不過我後悔嗎?
不,我從不後悔。呃,至少我不認為我現在的心情是後悔。
通常我做錯事後,後悔的成份小,羞愧的成份高。
但今天既不後悔,也不羞愧。
只是腳痛到真的不能忍受,我想我必須多服用點藥。
就像喬登一樣。
 而我的藥跟大家的藥都不太一樣,我的是心病,要心藥醫。
所以我服用的是「少年牌戀愛特效藥」!
我覺得我越來越著迷了,語無倫次的這樣。

然後我開始感到羞愧了,我天殺的,到底講了些什麼?
我真該掐死剛剛在寫字的那個我!
該死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混蛋文學(停止更新:請至新站)

混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