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各位好,我是混蛋。
自2017起,痞客幫的「混蛋文學」部落格無限期停止更新,
欲追蹤本人最新文章,請至臉書搜尋「混蛋文學」!

感謝各位!

你們有看過「歡笑一籮筐」嗎?好幾年前的緯來綜合台曾經播過。

後來似乎也有許多不同名字的同性質節目出現,但隨著網路、手機普及,我也越來越少看電視了。

 .facebook_1417356104038  

〈冬天是最傷感的季節〉,嗯?好像某部電影?我猜妳多心了,就像我一樣。

標題取「歡笑一籮筐」,是因為最近發生了許多有趣的傻事。


〈誤認〉

那是他嗎?

以前十班的同學,阿崗。在我前方兩公尺處,正下著樓梯。我正思索著是否該打招呼,又該如何打招呼?

身為年輕氣盛且無聊的男同學,打招呼方式可分為正面式與背面式,而這兩大項又能再細分為熟識與不熟識。

 

①正面式×不熟識=

舉起手來「嗨!」,增加你們兩個的友誼一點點。效果十分有限。(增加不超過全部友誼的1%)

②背面式×不熟識=

快步離開,或者尾隨在後。若被發覺則進入情境①。

③正面式×熟識=

Give him this finger

finger

④背面式×熟識=

「榮耀祖國!ATAAAAAACK!!!」快步向其奔去,距離五十公分時雙腳用力一蹬。

以三倍G值撞上。

 

回歸正題,我該如何向他打招呼。

一來考慮到背面式×熟識,老實說有點痛。二來自己又在樓梯上,沒弄好的話,如果他摔死了,我也不會怎樣(顯然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怕痛。

所以我決心上前打招呼,不過是對他的屁股。

正當我高舉右手,打算重重打下時——

「我跟妳說……」我發覺「她」正打著電話。

對,是「他」而非「他」。

 

靠北!認錯人了!

 

我將高舉的手放到腦後,搔了搔頭,以愛因斯坦無法想像的速度離開了現場。

並暗自發誓絕不再做類似的打招呼,絕不。

 

三天後,類似的事情又重演了

 


 

〈誤認之二〉

那是上廁所的時候發生的事。

我解決完自己生理上的洩洪後,走向洗手台。

將冷到能夠讓企鵝與北極熊喜極而泣的水往臉上潑。

我總是規律的洗臉,一上、二下、一上、二下。每天三次到五次,每過兩到三節課就會來洗個臉。

 

突然,來自下半身的神經細胞偵測到了一隻手在極短的時間內碰觸後又抽離了。

用簡單的話來講,我被打屁股了!

正常人該有什麼反應?轉頭怒目?一拳揮過去?還是放聲尖叫?

如果你在深山中的公廁,我建議你先自保——夾緊你的肛門!

但我沒有做上述的任何一項,不是因為我逆來順受,更不是因為享受!

單純是因為,我猜,這又是我的另一位同學,芝加哥

 

我倆雖都是男兒身,甲甲事倒是時常幹得出來。我也不太在乎,畢竟我只是玩玩。當然,他是否是這樣想我就不確定了。(肛門緊縮了一下)

回歸正題,被突如其來的手打了一下,我反常的發出了:「啊~」類似你會在那些我們都知道的片子裡聽到聲音。(喔,筆誤,是你們都知道而我不知道的那種影片)

我繼續了一次我的規律,一上、二下,再回過頭去——

是「他」!曾有過一面之緣,芝加哥班上的某個我完全沒聽過名字的人。

我收起臉上的笑意,直盯著雙眼無神、一臉茫然的「他」。

「啊,那個……」他過了三秒後才回過神,開口說道:「我認錯人了。」

我忍住不要噗哧笑出聲,轉過頭離開廁所。走前不忘揮了揮手,說:

「沒關係,我也、我也認錯了。」

走出廁所便遇到芝加哥,放聲大笑。

 

尷尬的是,從那之後,我每次在廁所遇到屁股哥總是有點兒不自在。


 

〈校慶〉

文華25週年校慶圓滿落幕,一年級的園遊會,在人性醜陋表露無遺後,沒有造成太大的食品中毒,圓滿的落幕了。

三年級的大隊接力和標靶射擊,也在我蹺課出去吃午餐的時候結束了。

而苦練了數週乃至數月的二年級啦啦隊,也在完美的演出後劃下了休止符。

 

老實說我不認為自己會跳的很好,尤其是我不認為自己有能力在一週的時間內突飛猛進,把自己從耍廢提昇到接近平均值。

但最後我提昇到了平均值,甚至是全班都提高了,更高、更高的平均值。全班陷入了一種狂熱的狀態。

我稱之為「短暫性舞蹈失去理智症」,此病好發於混水摸魚者,舉例來說:我、とくい舞神

とくいTokui),簡稱To,是與我一起搭檔的同學,我們相約混到底的。

舞神,另一名同學。也是以混出名的,但跳舞時卻奔放的不得了啊!以其充滿力道(To:好像快把他搭檔的頭打掉一樣)著稱。

在當天,我們也都拿出了最大的努力來跳。幾乎是忘了自己是誰。在那短短的五分鐘內,沒有自己,只有團體。

 

 相信我親愛的同學們不會介意我在這裡用他們的英姿,來替我小小的蓬蓽生輝。

 

比賽當天是週六,所以週一放假。理所當然的,週二才開始上課。

週三升旗,則是幾家歡樂幾家愁——頒獎時刻!

當然,我們一直都是歡樂的那邊。從開始到結束,我們班早以自封為「第一名」。

但學校很聰明,為了迴避評審不公或其他種種指控,而選擇不公開名次。

只選擇公佈「優勝」的前十名,還有另外榜上無名的後八名。

大於二分之一的機率,上榜不難。

強大之處在於,上榜的人人都可以說自己是第一名,沒上榜的人人都可以說自己是第十一名!

我們班——理所當然的——得到了「優勝」。

紅色的錦旗在同學手上傳遞著,後來被放在講桌上。

數學老師一進來就覺我們在諷刺他,誰叫他們班沒得名呢!

他們班還算好的!同一層樓只有兩個班得名。

我們五樓,慘啊!123連莊,跳過4,再來個5!

害我這幾日遇到阿崗,總得挖苦幾番。敝班與隔壁的幾班,亦十分夠義氣的將錦旗掛在走廊上最顯眼處,讓沒得到的同儕好友能夠舉目共賞!

 

「老師,你想看我們比賽的影片嗎?」

第二節課,英文老師就被我們說動,三番兩次的點進YouTube,就為播放我們的啦啦隊影片。

後來的數節亦同,我掐指一算,光一個週三,少說就六次了吧!

我想隔壁班若聽到心裡難免癢癢的,但WHO CARE!說來對以前的同學好像有點過意不去,但是……WHO CARE!至少I don't CARE!

 

我稱這種現象為「集體伊底帕斯情節」,此即「集體自戀」。

我覺得我至今,已經看了少則十數次,多則好幾個十次。

但老實說不會膩,一直看一直看一直看。

這就是「集體伊底帕斯情結」。


以下是臉書動態精華:

Haiwi  

「你可以像個英雄般死去,或是活得夠久看到自己變成壞人。」
 
以下本日心得,文長。
 
二上開學至今,我一直以「憂鬱小生」為方向努力著。
但幾次不經大腦的發言與脫序行為,再外加我臉書分享的圖片,早已讓我與「憂鬱」氣質大相逕庭。
不過我還是得說,我憂鬱在心而不在行。你看著我笑,那是我的皮笑。當然我的肉也笑,但我的心沒笑,尤其是他正忙著將血液輸進我大腦,好供應我做出不真不假不屑不在乎的笑。

或許說到這,
我在各位眼中就不單純只是個怪人,更是個虛偽的人。不得不說我兩者兼而有之,又兩者皆非。
相比某些人,我與「正道」似乎更為接近。
雖然大多時間都是笑著的,但有時還是會發自內心,或者說是從頭到腳,從左到右,從前面到後面,都在笑。
那是一種純粹的開心,不為誰不為什麼。
 
然而,這種純粹的時日並不多,一般人如此,一個以「憂鬱小生」而吸引著低氣壓的少年更是如此。
但有那麼幾回,有那麼幾回,真的有那麼幾回。臉上沒著笑容,卻是心情愉快的,彷彿四散著七彩的光芒,就像花癡一樣愛上了這個世界,愛你,愛他,愛上了所有人事時地物。
一次是在許多門,開心的心情在昏暗的浴場發酵,至今仍能在自個的浴室回味。(?)
二次是在一個多雨又多愁的夜晚。
第三次即是本日。
 
等等,各位不要離開,我才正準備說精彩的呢!(原來上面都是廢話啊!)
 
一早就睡了三十分鐘難得的回籠覺,因為我心想:反正又是一個週六。
儘管心裡想著今天是週年的校慶,我仍只想把我的頭埋進枕頭。
「一想到要跳啦啦隊就心煩的要死!」看著上鋪的床板,用手畫著圓,「乾脆就這樣把睡死吧,假裝今天沒有校慶這回事。」
(十分鐘後,仍然出現在飯桌前)
狼吞虎嚥的吞下了一整個飯捲,只覺得噎著喉頭,也不知是啦啦隊還是飯捲。一心只想著儘快了結掉,大口大口的喝光了豆漿。
(再十分鐘後,上了仍有座位的公車)
拖著腮,「我乾脆坐過站吧。」我就這麼盯著司機的背影,期望司機不小心開過頭,把我載到火車站去。
(但在半小時後我仍然踏上了校園)
 
鏡頭先是特寫了少年因為打掃而有著土色的白色鞋子,又慢慢往上,是少年雙手插在口袋,身體微微前拱,鏡頭再往上,少年的頭低垂,隨著步伐無力的晃動著。
少年的臉上充滿著疲憊與睏意,緊閉雙唇,嘴角微微下傾。
「唉。」他的手與其說握,不如說是靠在門把上。
說書人描述至此,突然插了句短評:「然而,少年並不知道,這個輕而易舉的動作將改變他的一天!」
少年轉動門把,推開了那扇門。
映入眼簾的是數人或坐或站,但個個蓄勢待發。或許有人沒有(望向電腦桌),但至少多半如此啦。
少年的心砰砰的、砰砰的跳著,他不知道現在自己的心情究竟是如何。
即使時間超過十三個小時候的現在,他仍然只是砰砰的、砰砰的跳著。
他開始後悔他今天曾想過乾脆別來了這種事,他就在一股莫名的暖意下換好了裝回到了教室搬好了椅子。
不覺得冷、不覺得累、不覺得煩,彷彿是看著一齣由幸福的人所演出的電影一般。
 
究竟是怎麼了?少年心境為何有著如此大的轉變?那扇門對少年做了什麼?又或者少年對門做了什麼?
沒什麼,僅僅只是少年進去了那扇門後的空間。
那是一個充滿了熱情,並且早已經確定了勝券在握的空間。
與其說他是班,不如說他是一個團體,更像是一種情緒,一種氛圍。
沒有人不想投入,沒有人不想參與。彷彿離開、排除這種概念在這幾個小時內是完全不存在的,並不是沒有想過的程度,更是不知道該想,連想都想不到。更像是個我們連想都想不到的某種概念。
 
歡呼聲結束了,那是物理上的歡呼聲。隨著群眾的震盪越來越遠,終於消失於我們的耳中。但心理上的,他打從一開始就存在著,醞釀、發酵、最後爆發。
那掌聲我不會描述、不能描述,也沒必要描述。
今天踏上了那個場的人都能心領神會,你閉上眼,是否也聽見了?
和我一樣的那個歡呼聲?來自我的那個歡呼聲?
(當然你的歡呼聲是來自你的,我的才是來自我的,別誤會了。)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我決定稍稍微微的改變一下自己,至少在我脫離那個情緒之前,妳(你)等著瞧吧!
不是「憂鬱小生」的那個我!
 
最後,給忙碌人的版本:
今天……爽啦!爽爽啦!爽爽爽啦!爽爽爽爽啦!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到爆炸啦爽
===== ==== === ==== =====
以下今日歌單
2014 文華高中高二啦啦隊比賽~203:http://youtu.be/2boM3z1QBoo
Interstellar "S.T.A.Y." Main Theme Song:http://youtu.be/-x3zAMfmpAM
μ's﹍Snow halation:http://youtu.be/2b8yyVczZ10
景行廳男孩﹍千人迷:http://youtu.be/qiJJ8wD08Oo
↑超讓人興奮的,會選這首無疑也是王牌大賤諜的收視群啊wwwwwwwwww
 
放下你手中萬惡的遙控器!


 

10440804_721090787974639_7736970331027776573_n  

這時我看見他的背影,我的淚很快地流下來了。我趕緊拭乾了淚,怕他看見,也怕別人看見。我再向外看時,他已抱了朱紅的桔子往回走了。


 

10690242_721312827952435_5768603383058994112_n  

讓我來做個小分析,幾乎所有人——至少我看到的所有人——在看完之後都做了同樣的事。打開Google,並且搜尋了這片的結局。
不約而同的,多半是認為這一切都是Bateman(這不是蝙蝠俠)的幻想。同時,不少觀影者,或多或少都是肖想(?)貝爾的肉體的。
(事實上也包括了我)
所以這部片雖然充滿了血腥與性,但我看了這麼多觀後感都是女人寫的啊,我的天,貝爾完勝。
 
不免俗,我來給貝爾錦上添花,再多加些讚揚之詞。
不得不多說貝爾那種俊俏的臉龐,配上西服更是大大加分。
我不知道先看過《美》再看《蝙》會是怎麼樣的感覺?
但先看過了《蝙》再看《美》,不自覺得就覺得諾蘭把布魯斯.韋恩拍扁了,不那麼立體。
看看貝爾在本片精彩的演技,展現一位該在上流社會(至少我認知中的)「紳士」素養。
同樣打滾於華爾街的,喬治.貝爾福——李奧納多(聽說他本來有可能會代替貝爾接此片,後因本片與他形象不合所以回絕)——就與本片的貝特文(Bateman)形象截然不同。
雖然你將他們的特質歸類出來似乎是十分雷同的兩個人:
自戀、迷戀在某些物品上、支配的欲望、錢、性、失敗的情感關係。
 
然而,後來的布魯斯.韋恩卻沒有以上任一位的特質,只是純粹為了裝闊而裝闊,就像是你找了一個人來演乞丐,他只會躺在地上喊:「給我錢」,殊不知大多數無家可歸的人們,都只是靜靜的坐在街角。
好吧,不多勉強諾蘭,因為那片是《蝙蝠俠》而非《韋恩傳》,哈哈。
 
好,最後看下圖片。(直接節自網址)
看來我們的韋恩先生,在遇到忍者大師前,真的就以經有著不凡的經歷了。


 

推薦一下這人的部落格。
 
我與它的緣份,始自那些蒙昧無知的日子
 
——在那時,Win7尚是最新的系統,人們談論著觸控屏幕、手機有觸控功能的尚屬少數,更遑論有多少好用的app、那是個人人都還在玩Flash遊戲的日子,臉書還在哈佛中發酵、在那時ZuneDesktop就好像是成熟的代名詞一樣的日子——
 
我並不是一個安於常態的人,我雖時常拜給習慣,但我最大的習慣就是不斷的改變我的習慣。這自小便得以顯露,舉例來說,我的桌面圖片從不使用超過半年,心情起伏大的日子,更可三日換五張桌面。
那個日子網路上可不像如今的有趣,至少以一個國中(或國小生)來說尤是如此,為了填補我心靈的空缺,「動漫」就這麼填入了我生命的一個大缺口,一直到今天亦然。
 
而說到這,尚未提及此部落格。
綜合上述,我為了讓電腦展現新意,便在網路上發掘、開拓。
從一開始台論找桌布,到國外的桌布網站;再到接觸了佈景主題和小工具,更進而開始下載skin。
雖然當時的大宗應該是「萌化促進會」(如今亦然),但由於註冊不易,我還是選擇了這位作者的「螢幕攝—桌面萌化教學」,也就開始了我的萌化不歸路。
 
數年後回首,驚覺除了偽春蔡的「橘花」和「黎斗」外,其餘軟體是誰都不剩了。而這網站也早在2010年停止更新。
時光飛逝,不得不感到深深感慨。

(網址)


 

原本寫著作業,背景音樂是五月天的組曲。
一個稀疏平常的畫面,因為這首歌而變了樣。

當這首歌出現,我不知為何跟著哼了起來……
「也許我這一杆」
然後我放下了筆,跟著唱了起來:
「又沒辦法進球」
不知不覺,聲音越來越小,一股酸意湧上心頭:
「就像我的人生」
眼淚不知為何奪眶而出,歌聲也早已停止:
「一直在出差錯」

音樂結束,我久久不能自己。
不知道是什麼驅動了我這股不知名的哀傷,若萬物都有個因,那我想它是為了讓我思考而存在的吧!


 
你們說我很會演、很愛演,但那是你們看來。

我看來,我不演都不行,我的人生就是一場戲。

舉例來說,男主角總是會有個小毛病無法克服,即使他能夠力拔山兮氣蓋世,他也有可能有個一直打不開的果醬罐,一直要到男主角發憤圖強、勵精圖治,變了個人後才能克服。類似的例子不勝枚舉,關不上的櫃子門、永遠在錯誤時間熄火的車、讓人啼笑皆非的毛小孩。
對於我,則是我的冤家,亦是時常與我有肌膚之親的——刮鬍刀。我總是沒有辦法在不弄痛自己的情況下刮鬍子,刀片撫過臉龐,要嘛毫無成果,要嘛入「臉」三分。

更進一步的推測,我甚至可以確定我的生活是部喜劇、鬧劇,諷刺意味濃厚的那種。活生生的「怪胎秀」,有著特色分明的人物,如果我不記得的人,他的特色就是 「不被記得」!除此之外它還富含似是而非的智慧小語,像是「你告訴我你想要什麼,我告訴你為什麼不行。」或者「我真痛恨那些充滿種族歧視的美國佬,和黑 鬼。」又或者如同上述的每一個文字,都是這喜劇的一環,嘿,你知道你成為一個角色了嗎?

最後,悲慘的是他還是一部結構嚴明的三幕劇,由更多的三幕劇構成的一部巨大的三幕劇。充滿著幻想與期待的鋪陳,悲愴與慘烈的衝突,最終是死亡或身敗名裂!
啊,這是多麼的浪漫!


 

「我覺得,我是受到什麼東西的驅策在做這些事情;並不是因為我真的想做,而是因為大家期望我這麼做。我的日常生活好像是個舞台,讓我以華爾街之狼的身份表演給一些想像中的觀眾看,他們判斷我的每一個行動,注意聽我的每一句話。」
 
深思近來說過的話,我發現自己與喬登所說的有百分之八、九十的雷同。
希望你們忘掉我說的話是不太可能了,但至少讓我發個聲明,好表示那個不是我,至少不是我認為應該是我的那個我。
但我又怎麼確定哪個是真正的我?我是表演的還是被表演的?或者兩個都是?
我又把自己搞糊塗了。


 

最後是未來的片單:

「混蛋?混蛋在嗎?」護士小姐將身子探出櫃台喊道。
(護士由繪色千佳飾演)
「是,我在。」我走向她。
「下面這些是新開的藥:
雨人
克拉瑪對克拉瑪
美國派
教父三部曲
鬼店

驚魂記
007系列
忘了我是誰
啟動原始碼
命運規劃局
狙擊陌生人
王者之聲
世界異戰
索命黃道帶
航站奇緣
生死交鋒
浩劫重生
今天暫時停止
怵目驚魂28天
神偷軍團
偷天搶地
玩命關頭系列
不可能的任務系列
蜘蛛人:驚奇再起
狡兔計畫
臥底
火線追緝令
行動代號:華爾奇麗雅
機械師
太平輪
建國大業
錦衣衛
惡棍特工
決殺令
追殺比爾
月昇冒險王國
猜火車
賭神系列
暮蟬悲鳴時劇場版
驚聲尖叫系列
神劍闖江湖劇場版
阿甘正傳
神鬼交鋒
刺激1995
斷背山
大支佬」她臉不紅氣不喘的說完這一大串,吞了一口口水接著說:
「接下來這些你已經用過了,但還是要定期服用:
11點14分
關鍵救援72小時
黑暗騎士系列
新少林寺
迷霧驚魂
華爾街之狼
布達佩斯大飯店
涼宮春日的消失
全面啟動
這個殺手不太冷
投名狀」語畢,混蛋領著原本的藥和新開的藥回家了。
 
混蛋一邊想著,「真是個可愛的護士小姐呢。」一邊回到了家。
剛好遇到了自己的家庭教師,便一齊進了房。
(家庭教師由愛沢かりん飾演)


 

 SP-27

貝爾:

「蛤?你說你還沒去臉書按讚?」(砍)

 螢幕截圖00111  

點圖看混蛋,點混蛋到粉專。

(https://www.facebook.com/mixeggliterature)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混蛋文學(停止更新:請至新站)

混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飛鰻
  • 看到Tokuri還有他對舞神的評語我笑了XDDD
    整條看下來唯一一個我看的心臟很平靜的地方0__0
  • 唯一是怎樣w

    混蛋 於 2014/12/13 09:12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