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我的天~(喬瑟夫口音)

現在怎麼可以這麼熱啦!!!

1a65d3cb66a6ad53f53b068e683409db 

首先在這代替全體混蛋(不就一個?)與各位獻上誠摯的祝福~

~中秋佳節愉快 <3~

(此句的反面是:過了中秋就乖乖上班上課去,不用愉快了!)


 

目前的狀態非常的Complex,大概就是汗、黏、累、癱、酸、煩、疼的綜合體。

一面想將昨夜種種分享,又想獨自一人保有那些微妙的回憶。

 

但看在未來十分無常,我的今年隨時可能變成某時被偷走的那一年。

所以我還是將這些都記錄下來吧,雖然我的紀錄也隨時有可能變成一堆意義不明的0與1……。


 

時間是下午放學時分,再結束班會、團康遊戲等等一系列的活動之後,期盼已久的鐘聲被敲響了。

我隨即掏出手機,心想:「等了兩分鐘,就等這下課的瞬間。瞬間撥出電話!」其實電話播出去時已經慢了三到五分鐘。

現在的班導——就應著學長們的稱呼方式——奶奶,曾經問過我們班:「你們在約會時,願意等多久不會生氣?」

我當時回答了「零。」,不可否任這種人(我)十分機車,對於約會,我是那種說七點半,七點就開始穿鞋等,一邊看時鐘的人。

大概七點半我就會到達現場,七點三十五分之前至少會打一通電話催人,若沒接就會繼續打下去。

從放學到全體集合完畢,少說也過了十五分鐘吧。

人數之龐大,約有十人左右吧。

男生幾乎是班上的1/2以上了,女生也接近1/3了,總計18人。

 

四點放學,坐上公車已經是四點五十,最終到了目的地已是近六點半,再步行到今天的場地——鮪魚的家——也已經近七點了。

說也奇怪,當初說會晚到的鮪魚回到家時,我們還在公車上。究竟是誰會晚到啊。

簡單討論了一下後,由我與小黑(B)一同前去買木炭,其餘人則負責採買食材、飲品,我們比較早出發,速度也較快,預備早點回去早點生火。

我跟小黑簡單的買了木炭與自己的飲料正準備回去,卻發覺其他人正準備進來……看來我們也沒有領先多少嘛!

 

總而言之,我們開始返程。路上遇上了晚到的胖子與帶路帶到失蹤的前班長。

班長身為在地人,居然該報的路不會報,不該報的(我家的地址)給人報了出去。

當胖子談到我的家時,我第一個念頭就是:「我一定要用木炭塞進班長那張鳥嘴。」我目前還在這邊發文,就證明最終我沒有這麼做,可喜可賀。

小黑衝回烤肉場地,同時鮪魚的祖母也在一旁指點,說到這個真的太感謝了!!!

這不好好感謝枉為人,我們的場地是她們提供的,甚至連生火器具(瓦斯噴槍)也是祖母請人拿來的,為了怕我們看不見,還特別請了人來架起電燈,又搬來風扇兩台,再搬來大桌子兩張,種種事項族繁不及備載,千言萬語也不能說盡當下我的感動與謝意,我只能在最後微醺之際不忘不斷地道謝,這也是什麼都沒法做的我唯一能做的了。

此時電話響了,是廚加賀與植物與Q毛三人。我告訴他們,我等等會騎車去找他們,沒想到電話才剛接通,就聽見了遠處傳來廚加賀的聲音,我刻意提高分貝:

「喔!我好像知道你們在哪了!」

「我們也好像知道你在哪裡了!」

「我們看到一個人好像你喔!」

 

眼見三人,人生地不熟的,血中一股反叛的氣息便滋生,騎車在前帶路的我,從鮪魚的家旁緩緩經過。

「還有多遠?」他們問道。

「嗯……,據我來看,是越來越遠!」語畢,不甚流暢的將車頭轉了180度,開始加速!

沒想到胖子居然在此時衝了出來,完美的消耗體力計畫破功!

 

夜幕降臨大地,明亮卻不甚圓的月高高懸掛天空。

眾人圍著兩爐炭,一邊西家長東家短的談天,一邊處處堤防有人想在大意之際從自己的屁股底下奪去與人數剛好相符合的椅子。(又不是沒有,幹麼搶……)

後來更甚玩起了說髒話就澆水的遊戲,最終發現兩大壺的水拿來澆炭火是少,淋在人身上的是多,基本上只要在場沒有乾的,除了那中途落跑的前班長之外。

為何提前班長,因為現任班長也在場(嘛,說現任有點怪,但是距今最近一次的班長),而讓我最感特別的就是現任班長了!畢竟一個不像是郊遊咖的人也拖到了八點多才搭車回家,嘛……也許是我的既定印象吧!抱歉,我改觀了!

 

是說這個髒話,從小髒話「我靠!」「我去你的!」「我凎!」一直到嚴重的汙辱「你吐司!」,幾乎到了人心慌慌的地步,深怕一個不注意,壞習慣就原形畢露。

更甚連要人拿個「方形麵包」或者當有人問起「蜘蛛人會幹麼?」都不好回答!

「大概是吐絲(司)吧!」

「噴他!」水就這麼噴了下去……嘛!去你、去你、去你的家真不錯!

(不懂吐司二字汙辱意義的歡迎看上文:【日誌】玉樹臨風的整人專家。


 

近八點,我被小黑拖進房裡,小黑同時找了鮪魚進來。

他說是要玩遊戲,當他開始說起遊戲規則,我卻開始環視起她家的客廳。

雖然這對主人或遊戲的主持人都有些不敬,但我卻十分嚮往這個房子的氛圍。

 

我默默的看了看牆上懸掛著的全家福,又再看了看即使只開著一盞燈卻不會感到孤寂的黑暗。

再想起了當時好客的祖母,以及熱心地幫我們生火搭電燈的大叔,如果只剩我一個人的時候想起這些,我大概會「獨愴然而涕下」吧!

因為這些都是我不管經過多久都不可能得到的東西,即使我經過一番努力得到了看似相似的這一切,

我也不會是待在這個位置了。

 

「總之就是,兩個人幫第三人寫一個綽號在便利貼上,再將便利貼貼上額頭,最後就用問問題的方式來猜,看誰最先猜出自己額頭上的綽號。」

小黑的解釋將我從不斷沉淪的哀傷中拉了回來,嘛……。

我與小黑首先討論出了鮪魚的綽號是「☆☆」。

我又與鮪魚討論出了小黑的「××」。

最終他們在我額頭上貼了一張紙,開始了這個遊戲。

 

不久,現任班長進來,稍微收拾了一下書包,看看時間——八點多了!要回家也不會太超過,不像某前任班長八點未到就離席了。

但她卻坐下來看著我們玩的遊戲,不久另一名Girl也進來了。(因為不熟就姑且稱G吧!)

玩著玩著,G發問:「幾點有公車啊?」

查了之後,發覺實在該出發去公車站了!身為在地的鮪魚與我還有已故已回家前任班長,有義務帶路。

小黑為了遊戲的進行,三人便帶著額頭上的紙條出門了。

 

順帶一提,三人的進度分別是:

鮪魚:是動物、水生、不是魚、常見、小黑覺得好吃我覺得不好吃、不溫馴、不可眷養、不可愛!

小黑:第一個字是形容詞、是哺乳類、很黑、有毛、不大、不是黑猩猩、不是狗、不是貓、有脊椎、四腳走路(鮪:哺乳類就有脊椎啊!)

我的則是:兩腳走路、不可食用、是人、在場、是賤人、不是人名、第一個字是形容詞。

 

怎知道一出門,便遇到了鮪魚的左鄰右舍!實在是好丟臉啊!(,,・ω・,,)

鮪魚是一路用「測量小朋友有沒有發燒」的姿勢護著自己的額頭。

小黑完全不在意路人眼光,這也間接導致後來他與一個騎車的阿嬤對上眼時,阿嬤不屑的「切!」了一聲。

其聲之大,大到連猜到一半的我都聽到了,並且與小黑互看了一眼,同時笑了出來!

 

送班長與G到達公車站,與兩人告別,並且開始返程。

(當時沒有好好的告別的樣子——兩位再見,路上小心!——突然想說)

回程,鮪魚的紙掉了,被貼回後背,又掉了……等到發現卻早已太遲了些。

三人回到她家,發覺大家手中拿著一杯本不應該出現在高中生手上的台灣BEER。

「怎麼沒有我的哭哭唉!」我說道。

小黑不愧是小黑,嗅到了桌上還有三罐未開,便接了過來。

(我是喝了兩罐,最後收拾混亂之際又幹了不知道是誰的半罐……走時不忘帶辦手禮,目前家裡冰箱有一罐!)

 

「我的是動物,四隻腳走路,很黑,應該很好猜啊!可是我卻猜不到,我是智障對不對?」小黑說道。

「你是智障沒錯,但上面寫的不是智障。」這個賤的程度毋庸置疑是我。

「我的應該也很好猜吧!」鮪魚說道。

他們一致認同我的最難猜。

 

大家想得到嗎?僅靠上面的提示的話。

 

最終幾經推敲,我靠著第一個字是「形容詞」這點,硬是違背良心猜出了:短、小等字眼……。

最終卻突然開竅,TMD,原來我是「肥宅」!

 

「正解!」小黑說道。

不久,小黑與鮪魚兩人協議何戰,一同撕下糾纏以久的羞恥感。

沒錯,小黑頭上就是寫著「小黑」!

鮪魚頭上寫著「章魚」!

「可是沒有人這樣叫過我啊!」章魚說道。(現在有人這樣叫囉~)

「不要說的好像有人叫過我肥宅一樣啦!」不予置評了啦wwww煩死了wwwwwww


 

大家把最後的酒喝光,熟的、生的肉都吃了,開始收拾起手邊的東西。

大家得趕上公車,所以走得特別快,身為在地之一的鮪魚自然得早走去帶路,卻也因此留我一個外人在她家負責收東西。

收東西我當然沒意見,也不敢有意見,更不可以有意見,但一個人待在別人家真的頗讓我感到壓力。

嘛……,但我其實是真的很開心。因為這種感覺簡直像是自己在宴請客人一樣,明明知道自己什麼都沒做到。但在酒精的催化下,一股自以為是的驕傲感湧上心頭。

 

意識朦朧之際,我騎車追上了前方的人。

帶著他們到了公車站,再度往烤肉的地點前去。

我已經忘記了當時為什麼要再回頭。

只記得我再回撥給我前方五十公尺處的女孩時,當時的我雙眼已經開始模糊……

「如果要幫忙,可以跟我講。」即使當時的車已經是在路上蛇行,我真該慶幸這裡的偏僻,不至於讓我慘死在車輪之下。

「不用啦。」

「謝謝妳。」

不知道又寒暄了幾句,不知道怎麼樣結束了通話……。

 

我的記憶出獻了一個小小地斷層,再次回復時,是我一個人在林蔭旁望著不圓的明月。

「你也和我一樣嗎?」如果當時的我被拍了下來,我會下這麼一個標題。


 

中國人一直在求一個圓。

中秋要月「圓」、佳節要團「圓」,甚至連人的身材也是「圓」有福氣。

那麼今晚這個尚有殘缺的月亮又代表著什麼?

當曲終人散,留下的是尚有餘溫的炭火,仍然感覺的到振動的道路,以及那個仍迴盪在耳邊卻早已遠離的喧鬧聲。

 

我想著想著,雙眼一濕。不,我轉念一想,嘴角上揚。

我該慶幸我們是辦在中秋之前而非之後,「這不正代表著我們的緣份還不到完結嗎!未來只會越來越緣啊!」

雖然此時的我隔著鐵門,明月卻能夠照進我的心房,如果這是一張圖,我會這麼下標題:

「未完待續」

 

各位,中秋節快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混蛋文學(停止更新:請至新站)

混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