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總愛把窗子當成電視來看。

而這台電視沒有廣告,永遠都有著各式的節目正在上映。

 

我期待著早晨的節目,每到六點便會準時起床。

推開窗戶,將頭伸出去四處張望。

清晨的街道是寂靜的,在這尚未從美夢中甦醒的城市,是蓄勢待發的。

此時的窗外,是一場默劇。

晨起運動的老人,張著嘴數著節拍,脖子上掛著一條毛巾,從街的這頭走向那頭,再從那頭的轉角轉出畫面。

而那送報的小哥,騎著一台老舊的淑女車,從遠處挨家挨戶的發著報紙,那小哥的帽子蓋著臉,我從未見過他的真面目。

節目只有短短地半小時,

當那台黑色的轎車從那單身上班族的車庫開出時,我明白默劇已經落幕,現正準備上映的,是一齣動作片。

此時的車尚不多,黑色轎車靈活地倒退,在即將繁忙起來的道路來個迴轉。

方向正確,轎車引擎發出一聲低吼,這是即將開打的提示。

不很久,從遠處,紅車、藍車、綠車駛過,三輛車追逐著對方。

而在更後面,紫車、白車又追著他們的車尾燈。

藍車在遠處轉了個彎,退出了戰局。

各式的引擎發出各式的聲音,每個聲音都警告著想靠近他們的人,「生人勿近!」

車輛越來越多,偶爾會聽見喇叭的嘶吼。

一直到不遠處的小學傳來上課的鐘聲,這場動作片才落幕。

而接著上映的,是一段現場節目。

提著菜籃的老太太從公寓走了出來,正準備往市場的方向前進,她正為了今天的午餐該做什麼而煩惱。

母親拉著年幼稚子的手,從窗外的大道上跑過,嘴裡不斷唸著「要遲到了!」一邊加快腳步。

此時的節目是最隨性的,每天都能看到不一樣的畫面。

前天有一位穿著西裝的傳教士,按著每戶的電鈴,且對應門之人投以微笑。

昨天有一位賣著自製餅乾的女推銷員,背著一個保麗龍做的箱子,一戶一戶的拜訪,希望能將業績在提高些。

今天有什麼樣的人會出現在這窗外?

是賣竹竿的貨車?還是收廢物的貨車?

是賣羊奶的機車?還是賣冰的單車?

是推銷保險?還是發傳單的?

每天每天窗外上演著各式各樣的現場節目。

他們沒有事先排練,一切都是憑著自己的感覺。

 

而我推開窗子,也是隨著自己的感覺。

我喜愛這種隨性,也喜愛窗外這種愜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混蛋文學(停止更新:請至新站)

混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