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進到房間,窗戶緊閉。

床套上了防塵罩,但不需細看便可發覺,防塵罩上也是一塵不染。

開門前我曾隔著門想過,

會不會有一開門便狂風暴雨、閃電交加的畫面出現,或者一開門彷彿進了冷凍庫之類的。

並沒有。

時值正午,別說寒氣逼人,整間房簡直熱的像烤箱一樣。

窗簾半掩著窗,陽光卻主動穿透近來。

什麼嘛?還好啊。

不自覺我說出了這句話。

磅!

門突然被風吹的關上了。

話是這樣說,其實從頭到尾房間一樣熱的讓人融化。

我吞了口口水,將行囊丟向雙人床的下鋪。

打開門,便退出房間。

暗自鬆了一口氣。

 

離開宿舍時,巧遇了那個學長。

「嗯?你想知道什麼?」

上次你還沒說呢,那女生是怎麼死的?

「喔,怎麼?突然好奇這個。」

嗯...沒什麼。

「啊,她是被同班的女生玩死的。」

玩死的?

「嗯,也不知道是她做了什麼...我們換個地方講吧。」

學長望向我的那間房,即使窗簾拉上,就算有人也看不到我們。但學長還是皺著眉頭將我拖到了學生餐廳才繼續話題:

「她啊,好像是得罪了班上的女生。之後就被用去她宿舍玩的名義,不知道幹了什麼,她心臟病發就死了。」

這樣啊。

「嗯啊,你到底為什麼突然好奇這些?你一開始不是挺不在意的嗎?」

沒什麼啦...。

「吼,到底?說啦,你...該不會抽到2014了吧?」

嗯...對啦。

「哭爸!你怎麼不早說!」他突然從椅子上跳起來。

他一邊後退,一邊說道:「我勸你趕快把宿舍退掉!」然後就跑出了學生餐廳。

 

校園雖廣,流言卻不會受到佔地之阻,不過三天,我入住2014以成為學生茶餘飯後的話題。

別說女生,男生也都盡力的迴避我。我甚至也感覺到,老師也避著我。

搬回家裡的那個同學,對我說:

「你快搬回家吧。」

怎麼你也在說這些。

「我是真的很認真想幫你,你快離開那間房,要不然我也不想靠近你了。」

想認真幫我,卻說這種話?

「聽說,那個女...」他神經質的環顧四周,繼續說道:「她好像喜歡虐待被纏上的人,所以他會先讓你的朋友一個一個死掉,最後才殺你。」

我看著他,眼神充滿了不屑。

你這麼說,你還把我當朋友?

「當然...。」他說道,我能感覺到他的心虛。

那你還像其他人一樣疏離我?

「我不是真的想這麼做,但我不想死...。」

死你媽!最好就是滾!滾他媽的遠!不要出現!

「欸!欸!」無視他的叫換,我走回了宿舍。

其實這兩天我睡在這,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感覺。

即使心中毛毛的,我仍沒有看到、聽到任何不尋常的事物。

而我在聽了那麼多的流言蜚語,也不是沒想過搬出宿舍。

「這錢沒辦法退。」主任這一句話就駁回我搬出去住的想法,家裡經濟光要讓我住校便得四處籌款,

現在又聽到我得因為一個心臟病死了的學姊,這筆錢就這麼一去不回,我更是心生不滿。

多少個鬼故事是這麼開始的。

獨自一人的主角,被全校孤立。孤立無援下決定輕生...不過我不會走到那一步。

今晚,我打算探個究竟。

 

八點半是門禁。我回到宿舍時是八點二十三分,將手中的購物袋放下,裡面的物品散落出來。

白蠟燭,數十支。我將蠟燭放置定點,書桌上、床頭、地板,點燃之後關上了燈。

今晚,你就給我現行,要殺要剮隨便你,你把我弄到落得今天這般田地,我也不怕死,你出來給我說個明白。

我靠著床,嘴裡念念有詞。

時間過的很快,當我意識到我已經坐在床上發呆發了很久的時候,時間已經是十一點十三分了。

我發覺兩眼慢慢的睜不開了,打了個呵欠,我進入夢鄉。

當我再次睜開眼睛,我看向窗戶,仍是一片漆黑。

蠟燭好像燒完了,而我不知在何時躺回上鋪。

既然沒有發生任何怪事,我閉上眼打算睡回籠覺。

 

我才發覺,怪事正在上演。

我的雙眼似乎被人撐住,不管怎麼樣用力想闔眼,就是沒辦法做到。

倏地一道白光打在臉上。讓我想瞇眼,不過我一樣是不能。

等到我雙眼逐漸適應強光,慢慢黑色的線條從白光的四周匯聚。

無需我定睛一瞧,那不管怎麼看都是個女人的臉。

活生生的出現在我面前。

「你...想見我?」

有別一般電影中那低沈、死板的嗓音,是一個充滿了狐疑的女聲。

我打算吞口水,但發現口水卡在喉頭。

「不說話嗎?」

總覺得這種時候吐槽就輸了。

她退開了床,我可以感覺到身體突然變輕了。

當眼球開始可以轉動時,我趕緊閉上了眼,思索著剛剛的情景。

怎麼回事?我在心中默念。

「嗯,嚴格來說,你見鬼了。」

她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她能讀我的心思嗎?!

「你嘴巴都說出來了,你自己沒發現不成?」

啊!

我睜開眼瞪著天花板,嘴唇動了動...仔細思考自己的嘴會不會無意識亂講話。

怎麼可能!我剛剛根本沒開口!

我欠起身子,對著她喊道。

她蹲在牆角,原本低著的頭,微微抬起,開口說道:「果然醒著嘛。」

我看到她對我露出了笑容,那是多麼畸形的笑容啊,瞬間我發覺不逃不行。

想起了學長說的那個故事,「她會在角落試著殺了你...」

該死!

直接從上鋪縱身躍下,雙層床並不高,但落下時正好踩在蠟燭上。

一滑,腳便扭了個九十度。

該死!該死!該死!

我嘴巴含糊不清的咒罵著。

「門鎖上了,別想開門了。」

她說出這句話,我才回過神來,我兩隻腿已經癱軟,但我的手仍死命往前巴,好不容易碰到了門縫,卻抬不起身子去碰門把。

「就說了鎖上了,別試了。」

我才不可能這麼簡單就死心...

...如果她沒有突然跨坐在我身上的話。

「好啦別掙扎了。」

我全身都僵了,你要我怎麼掙扎。

「嘴巴沒僵啊,勸你別大叫,不然人家把你當神經病,就更不想靠近你了。」

我靠!你以為是誰害我被孤立的!

「我不喜歡男生罵髒話,尤其是對我。」她突然將手撫著我的臉頰,那種寒意透過掌心傳來,彷彿隨時會黏住我的皮。

「你如果能答應我認真聽我說話,我就讓你起來。」

我沒回她話,只是死命的盯著門縫,希望有個人影飄過去,我好求救。

「那我起來囉。」

她從我身上站了起來,但全程我並沒有感覺到身上的重量減輕什麼的。

一直到她再度退回床上,我才從地板爬了起來。

看著她。

 

一頭烏黑的秀髮留至腰際。

一張清秀的臉龐。

纖細的手臂與玲瓏的身材。

如果她有體溫,或許就是我心目中的女神。

天不從人願,她沒體溫,是我們眼中的女鬼。

「你在想什麼很失禮的事對吧?一直直盯著人家瞧的。」

沒...沒有這種事!

「哼,有沒有我都知道。」

你怎麼可以讀我的想法!

「因為我是鬼你不是,就這麼簡單。」

你口口聲聲說你是鬼,你也沒有辦法證明啊!搞不好只是個身體虛弱的女小偷!

「你想要我證明?」她突然變得面無表情,有點令人害怕的嚴肅。

我吞了口口水,正準備說出「不」時。

靠在書桌上的椅子突然開始搖晃,搖了搖,就在我眼前眼睜睜的看著它自己退出桌底,轉了個方向面對那女鬼。

「請坐。」她說道,「我們來談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混蛋文學(停止更新:請至新站)

混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