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發生在我高中時的一件事。

算是個靈異故事吧。

當然,我還能坐在著敲著鍵盤,表示我活下來了,其實整個故事沒什麼可怕的畫面。

沒有斷頭、沒有滿身是血的人,沒有無所不在的幻覺,只留下一個特別的回憶。

「啊!爸爸你在幹嘛!」女兒突然衝了過來,想把我的手移開,好讓她看到螢幕。

我在寫故事。

我說道。

「我也要聽!」

好。

我拉長音。將她抱起放在我的大腿上。

 

當時我第一次離開家住校。學校在山上,是一間有三、四十年歷史的高中。

這學校本來是一間女校,七、八年前招生不足,才改成男女合校。

宿舍房間是用抽的,而我好死不死,抽到宿舍中最老的那棟。

原本是女宿舍(因為原本是女校),現在改成男宿舍。

聽學長說,「男生陽氣重,學校才讓我們住這。」

「怎麼說?」混同個圈子的男同學靠了過來問道。

我們學校雖然男女合校已有七、八年之久,但性別比仍極不平衡。

男比女大概是一比三,所以男生反而比女生更會搞小圈子。

「你們這些菜鳥,衰才會抽到那裡啦。」他說。

「學長說啦,怎麼樣?」

「你們那棟樓,死過人啊!」他說道,兩手高舉,做了個嚇人的表情。

哈哈哈哈。

我大聲的笑了出來。

「笑什麼!是真的!」他皺起眉頭。

如果是真的,是怎麼死的?跳樓?上吊?割腕?

我一邊說,一邊伸出手指算著。

「不是,是被玩死的!」

「被男人?」同學插嘴說道。

「說你下流胚子還不承認,你說,那時候有男人嗎?」

「也對...。」他點了點頭。

「當然對,學長都是對的,說你笨,承不承認?」學長伸出手指著他。

「好啦好啦,我承認。」同學苦笑著說道。

然後咧?

我打斷他們的雙簧。

「然後...喔,之後每晚夜深人靜,她便會出現。」

嗯?出現幹嘛?吸男人精氣喔?

我對他挑了挑眉說道。

「哭爸啊!你跟他一樣低級啊!」他伸手想給我腦袋一擊,

好啦!好啦!繼續說!

我閃開他的手。是說,他這種為黃色笑話惱火的樣子頗像個女孩子,是因為性別比的關係嗎?

「之後,每晚他都會看著睡在那間房裡的人。」

「在他們耳邊輕輕問道:」他突然欠身靠在我耳邊吹了口氣,「『你是叉叉叉嗎?』」

凎!衝三小!

我當下罵了出來!

「爸爸,金重三小是什麼意思?」我才意會到女兒坐在我的腿上,我趕緊把那段字改掉?

你幹什麼!

我對他大喊。

「這時候,你不能回他話。你只能假裝睡著。」他無視我的話繼續說道。

「接下來很認真,你要認真聽。」他突然直瞪著我,

「尤其對你這種鐵齒的更要說,你如果不幸邪去做,出了事別怪我沒提醒。」

我吞了口口水,才發現同學已經抱著自己,被嚇的發抖了。

「接下來,她會退回角落。你要趁機趕快跑出去,而且一路上不能回頭。」

角落?

「就是她死掉的那個角落,你懂嗎?她會退回那裡,然後思考要怎麼殺了你。」

為什麼要殺我!我跟他無冤無仇的!

「她才不管。有一個人沒有即時逃出來,看到她抓了一支充滿了血的斧頭朝他走來,他才嚇得逃了出去!」

「之後呢!」同學突然大喊,看起來真的很害怕一樣。

「不要這麼害怕啦學弟,之後他跌倒了,摔到鼻青臉腫,過了三個禮拜才回到學校。」

「看到她的通常都是生病啦,出車禍啦。但沒死過人啦。」

這麼危險,幹嘛不封起來?

我問道。

「這是個好問題。封過,三天。」

三天?

「第一天貼在上面的封條被撕掉,教官就把它再貼回去,沒事了。」

嗯?

「第二天,不只封條,連門鎖都被整個扯了下來。這下教官也毛了。他拿了個門扣扣住門。」

該不會...

「第三天,門扣還在門上。」

嗯?

我發出意外的聲音。

「但門整個掉了,掉到離房間反方向的樓梯去了。」

「所以,她...不就跑出來了?」同學問道。

「放心。第四天,校工還沒到,門回去了。」

超神奇修門機器人。

「勸你不要亂開玩笑,她沒什麼幽默感。」

「你還沒跟我們說是哪間房?」

「2014。如果抽中了,恭喜你。我勸你寧可坐車遲到也別去睡那間。」

我跟這男同學,同樣都是舊宿舍的。也難怪他怕的到處求神問卜,為了抽宿舍房別抽到那間,他還特定跑到幾間香火鼎盛的大廟求了護身符。

 

一週後,可見神明並沒有保佑他,也沒有保佑我。

我們兩個成了室友,2014房的。

「抱歉,我不能住校了。錢什麼的也不用退了,我以後會提早出門,所以不用住校了。」他這樣和主任解釋著。

主任也點點頭,彷彿原因淺顯易懂。

「你不退嗎?」主任看了看我,「你也是2014的吧。」

我可不像他那麼有錢,而且我家真的太遠,除非你能讓我上午請假。

 

於是我搬入了2014房,獨自一人,至少現在是一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混蛋文學(停止更新:請至新站)

混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