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本文世界觀,請洽【文學】光暈戰記、褉子 

好,開始正文。

 


身為一名在戰場上活躍的傭兵。對於身陷敵營這件事,也不是第一次遭遇了。

但唯獨這次不同。

假若以後我說:「上次都挺過來了。」那我說的就是這次。

 

我是傭兵,凱克,身處紅河三角洲——富饒的日光地。

此處自上次皇軍的搶灘行動後,便一直是由皇家看管。

這對原本駐守紅河的我們這些傭兵來說是莫大的侮辱。

天影十字軍卻在皇家騎士團尚未在此處站穩前,連忙率領大軍來此紮營。

這對我們這些傭兵想要反擊又是雪上加霜。

這倒不打緊,反擊的羽翼仍在萌芽。

 

真正的暴風雪卻無聲的襲來。

反擊的清晨,我軍傭兵團就遭到天影與皇家的猛攻,腹背受敵的情況下,

殘存的傭兵投降的投降、逃跑的逃跑。有幸在大戰爆發前就死的人是他家祖先保佑。

 

我可沒有那種好運,我與小隊的隊員走散了。

皇家與天影原先零星的衝突也越演越烈。

歷經了千辛萬苦好不容易逃到船上,正準備搭船離開這是非地。

身上所配的對講機卻傳來一個聲音:

「聽得到嗎?喂喂?還有人活著嗎?」那是傭兵團每個人都耳熟能詳的聲音。

因為那人正是帶領我們走入傭兵團的九手——瑞克。

「有!我在!」我連忙回答他。

「你誰啊。不管了,馬茲席塔對你們擅自出擊這件事很不爽!他等等要去找你們算帳啦!」

當下我瞬間明白,所謂雪上加霜、慘遇暴風雪都不算什麼,傭兵團萬人之上的七手——馬茲席塔親臨戰場,不為殺敵,而是為了找我們算帳。

這感覺就像是暴風雪外加一場超級颱風順便火山爆發。

 

「那個……」我對著對講機說道。

「啊啊!馬茲在我後面!他看起來很火!」九手的聲音迴盪在耳邊,旋即消失。

「小子。」

一個聲音傳來,我很清楚,那是超級颱風外加火山爆發的聲音。

「我等等會把座標告訴你,立刻過來。」

「好……的……。」我說道。拿著對講機的手忍不住顫抖著。

當七手結束通話,對講機從我手中摔落地面。

過了整整十分鐘我才回過神來,看了看地圖。

發覺馬茲所說得會合地點,必須要穿過天影的駐地。

我又再次感覺到自己真的是個集悲劇於一身的男人。

 

「嘿!你是什麼人!」一名天影士兵發現了我,隨即將霰彈槍口對準我。

「我……我是來買醬油的村民!」

「騙鬼!來海邊買醬油!」子彈旋即射了過來。

彷彿驚動了連鎖反應,頓時四處槍聲大作。

充滿了各式槍械的聲音……

 

原來是皇家的伏兵見天影鳴槍,便從樹叢中衝了出來。

天影見到皇家伏兵,隨即開槍反擊。

紅河三角洲戰役,就這麼「給我」揭開了序幕。

「小子!你看那啊!」天影士兵不知何時給霰彈槍裝好了子彈,對我又是一槍。

「不要小看我啊啊!好歹我也是傭兵團的戰士!」我怒吼。

將這股怨氣化做力量。

 

「大將軍,這人自稱是傭兵團的。」我給那人打中了,因為穿著防彈衣,性命才得以保存。

然而我卻被子彈的後座力打倒在地上,給這士兵捉了起來。

「小子,什麼名?」我雙目緊閉,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來。

我睜開眼看著他……

不敢置信的,他居然就是傭兵團五手——

「九色一方.通行!」

「你丫的,我在問你叫什麼名?妳跟我同名不成?」九色一方說道。

「我是凱克……英文名字是CAKE。五手大人為何會在此地……還變成天影大將軍?」

「你丫的不用管那麼多,我單純只覺得待在傭兵團無趣,來這邊當個消遣罷了。」

「……不過,七手說他等等會來。」

「七手算什麼東西?」

「他要我去找他……」

「哼,他找你這種小毛頭要幹麼?」

 

「說要教訓我。」

「……來人,放他走!」五手臉上淡淡地笑容,彷彿知曉一切似的。

七手整人的手段是出了名的奇且多,從火烤到冰凍,各式各樣玩不死人卻又讓人想去死的招數層出不窮。

 

拿著九色一方的手諭,天影自然會放行。

但遭遇到皇家的時候,有幾次險些給皇軍捉去。

「如果去了皇家陣地,搞不好會看到八手吉娜。」我一個人笑著說道。

 

到了會合地點,只有一塊巨石,卻沒有其他人。

巨石上貼了一張紙條,紙條旁有個按鈕。

紙條僅寫了二字:「按我」

「按嗎…?」

倏地一名皇家士兵朝我開了一槍,我下意識的一閃,子彈正巧射中按鈕。

一股靈氣襲來,

「我問你,」七手的身軀映入眼簾。

皇家士兵彷彿也嚇呆了,丟下了槍趕緊逃跑。

「你可是我的MASTER?」

「啊……?」

「小子,剛剛跟我通話的是你對吧?」

「是…」

「沒有允許就擅自衝鋒陷陣,不好吧?」

「是…」

「要處罰呢。」

「是…」

 

「磅」一發子彈正中七手。

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槍傷,說:「哼……不過好像得要先處理掉這些雜魚呢。」

馬茲席塔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皇家軍營剷平,隨即攻入天影軍隊中。

九色一方知道馬茲席塔要來了,「雖然滿喜歡他整別人的,但被他捉到可會被整死……」留下這麼一句話,便消失了。

 

站在士兵的屍體中,馬茲席塔對我露出笑容,說道:

「小子,換你了。」

之後的我的記憶便消失了。

 

醒來時,我與九手一同躺在醫院的病床上。

身上的傷痕雷同,彷彿是同一人所為……


 未命名 - 3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混蛋文學(停止更新:請至新站)

混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